理想

在我12岁的情况下,我痴迷到了院校大门口精典店内的一把大提琴。那把大提琴是深灰色的,有一尺多长,看起来很精美很美。它挂在冲着门的墙壁,在鲜红色灯光效果的映照下,释放着一种珠气宝光,竟一些美好的颜色,看起来格外漂亮。每日下学,我都要抬起头看一下它。

可我袋子里仅有十元钱,十元钱,我觉得不管怎样全是没钱买那把大提琴的。爸爸看得出了我眼里的期盼,说,等着你到了中学,就买让你。因此,接下去的大半年,我出现异常勤奋,总算考入了县里的初中。可是爸爸沒有完成他的誓言。失诺的爸爸说,等你长大一些再买啊,那时候你也就会拉了,比如说,到普通高中阶段。

我没吱声,仅仅在心中呼唤我的大提琴。我觉得自身要有很多钱该可好了!我想象着自身怀着大提琴在山间里临风而坐,沉醉地拉着悦耳的歌曲,那应是多么的美好的场景啊!

中学三年,年少轻狂的时光,就是这个理想,伴着我渡过的。到了普通高中,原以为梦能够完成了。可爸爸却对我说,学生时代是人这一生中十分关键的环节,一定要掌握好,不可以爱玩。我依然默然。可心却揪得牢牢地的,好像有一条系结的布捻子来回抽动一样,隐痛。有时候下学,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在饰品店门口站起好长时间,傻傻发呆。店的老总换

了,可那把大提琴没变,依然静静的挂在那里,维持一种安祥的姿态。那把常常出現在我梦里的大提琴啊!

之后,很当然地,日了高校。

爸爸说,如今你是成人了,一些理想能够试着着自身去完成。例如那把大提琴,凭你自己的工作能力,你彻底能够获得它。

我还是不吭声,只费劲地点了点头。

大一那一年的上学期,我得了五百元的学业奖学金。当他人正方案着买绮丽的衣服裤子时,我却提心吊胆地问道爸爸:“可以了吗?”

“就行了。”他痛快地回应。

“你能与我一起去吗?”

“能够。”因此,我与父亲第一次进入哪家饰品店。心怦怦跳个不断,腿也颤起來,像第一次立在演讲台一样,有兴奋,有惊喜,还一些担心。爸爸说:“我们要那把大提琴。”老总顺手把它取了出来。

“要多少钱啊?”我询问。

“十元。”

“是多少?”我一些不敢相信,怕看错了,便又诧异地问了一声。

“十元。”老总说,“它是一把小玩具,一直没有人买。”

一瞬间,我呆在了那边。脑海中里好像有一股决口的潮汐涌来,强烈而强有力,我突然眩晕了。我快速地掉转头,眼泪从此禁不住流了出来。

<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