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访-民间流传鬼故事

夜访-民间流传鬼故事 李晴跳楼自杀了!

麦嘉伟从李晴的丈夫陈栋那里得到了这个消息。作为李晴生前最好的朋友,陈栋觉得他应该尽快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麦佳玮,尽管这两个人以前从未见过面。

放下电话后,麦佳玮心里暗暗欢喜:痴迷人的疯婆子李晴终于死了!但随后,一丝疑惑和不安袭来:她是怎么死的?并且.跳楼自杀!

海天商务大厦,位于城西,35层,麦家伟的心理康复诊所在32层。从巨大的落地窗向外望去,几乎可以看到满城鸟语。没有病人的时候,麦家玮喜欢坐在窗边,抽烟,看着远处的青山。他觉得只有在那一刻,他的身心才是真正自由的。

这时,麦佳玮坐在窗前,脸上写满了疲惫。刚刚被送走的病人是一位老奶奶,她有一个死去的儿子。她的固执打破了麦佳玮的大脑。不管他怎么开导她,老太太始终相信儿子没死,只是因为要完成某个国家分配给他的秘密任务,暂时不方便见她。

面对这样的病人,麦佳玮还能说什么?

好不容易送走了老太太,麦佳玮告诉他的秘书黄啸拒绝所有客人的来访,包括两小时内的电话。

正当麦佳玮要午睡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麦家伟斜眼看了看电子显示屏,是黄秘书打来的。他无视了。但是电话一个劲儿地响,好像是故意让他难堪,而且特别刺耳。

麦嘉伟没好气地拿起话筒,“黄,怎么了?我不是说谢绝任何拜访和电话吗?”

电话那头传来支支吾吾的声音:“麦医生,对不起,你妻子说你必须接电话。”

麦佳玮惊呆了,心想:她很少直接给办公室打电话,恐怕出事了。“好吧,把电话转过去。”

很快,电话里传来一个美丽的女声:“韦嘉,是你吗?”

“是我,珍珍。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很不安,就打电话问你怎么回事。”

“珍珍,我这样一个成年人,还能发生什么?不用想了。我现在有一个病人。我晚点打给你,好吗?”麦佳玮对着麦克风小声说,好像他身边真的有个病人。

“嗯,什么都管好。”

放下电话,麦佳玮想了一下,觉得睡意上涌,便闭上了眼睛,但刚睡着,电话又响了。忍无可忍的麦佳玮恶狠狠的拿起电话,听筒里立刻传来一个小黄的声音:“麦医生,一个叫张的老师要预约。时间是晚上10点。瞧……”

麦佳玮压下怒火。“没问题,你保证,就这样。”

“请稍等,他现在必须亲自告诉你,我……”

“告诉他我现在有病人,就告诉他晚上直接来!”

“我说了,但他坚持要亲自告诉你,否则他不会接电话。”

另一个难缠的病人,麦佳玮想,“把电话转过去。”

下一秒,话筒里传出一个特别重鼻音的声音。“是麦医生吗?”

“我是!”麦嘉伟冷冷的说道。

“很抱歉打扰你的工作。我现在有一件事很困扰,我需要你的建议。”

麦佳玮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毕竟他是医生。医生不应该生病人的气。

“张老师,来找我的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烦恼。你不是约好晚上十点来的吗?然后,我觉得要等到见面了,好不好?”

对方沉默了。

等了一会儿,麦佳玮坐回去,重复着刚才说的话,终于有了回应。

“那.嗯,今晚见,杜……”电话挂断了。

两年前,麦家玮和李晴在一次心理学学术会议上偶然相遇。

麦佳玮本来不想参加这个会议,但是他又抑制不住主办方的反复游说,比如什么是年轻有为,什么是明日之星,什么是明日之星,等等.麦佳玮不知所措,不得不答应出席,但如承诺的那样,他可以出席但从来不说话。

正当麦佳玮坐在一群老男人中间打哈欠抱怨的时候,一个美女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这个人就是李晴。

麦佳玮顿时眼前一亮,他怎么也想不到x市居然藏着这么一个长相如此出众的美妆专家。

无聊的会议开始变得有趣起来。面对其他专家提出的话题,麦家玮积极大胆地阐述自己的观点,边聊边谈,赢得阵阵掌声。李晴似乎也被他渊博的学识和风度所吸引,和他一起唱了《台剧》,并当场展开了学术辩论。

这是一场精彩的辩论。虽然没有取得任何结果,但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这是近十年来最有价值的辩论。在* *之间,两人成为了心理学领域最有前途的新星。

就像所有的爱情故事一样,几经接触,很快就相爱了。虽然他是已婚男人,她也是已婚男人,但这些都不能阻止他们相爱。为了让这段爱情天长地久,他们对着月光发誓,不会拆散彼此的家庭。他们还特意在郊区买了一套小房子作为自己的“家”。

黄啸下班了,麦佳玮下楼吃炒面,回到诊所。

看了看表,七点三十五分,离十点还有两个多小时。翻阅了几页学术杂志,麦家玮觉得自己在一个劲儿地打架,以为时间还早,就过去锁了诊所的门,然后回来靠在椅子上打瞌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剧烈的咳嗽将他从睡梦中惊醒。

迷迷糊糊中,麦佳玮看到一个全身裹着黑色的人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