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魂-鬼大爷民间鬼故事

孤独的魂-鬼大爷民间鬼故事 秋天很深,阳光明媚,凉爽宜人。

他坐在街凳上等公交车,手里拿着报纸和薄床单。他读书很认真,眼镜温柔地架在鼻梁上,模糊型的线条映射在镜面上,遮住了眼睛。

他应该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即使他没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他也已经有了一个好的框架。

她这么想,带着一厢情愿的幸福。

天空如洗,没有一丝云尘,世界一片清明。

“应该是青衣,奴隶会走,他们会走……”楼上,一个女人尖声唱着,用慢调压着嗓子,旋律在凉爽的空气中来回移动。

“应该是青衣,奴才要走了,要走了。”她跟着哼唱,静静的,声音只在自己耳边掠过,风也吹走了。

他抬起头,看着街对面的大楼。躲在三楼阳台上的雷笑了。虽然她确定他不会听到自己的声音,当然他也不会因为她而抬头看对方。

不到几秒钟。

楼上女人的声音嘎然而止,如弦裂,鬼鬼不见。

也许他看见了,也许他什么也没看见。一个身穿蓝色睡袍的女孩,半个身子倚在阳台上,一张脸撑着雪白的瘦胳膊,淡淡地笑着,像深秋的风。

他的目光像流星一样划过广阔的空间,最后停在街道尽头,站起身,放下报纸,整理了一下衣服。

车来了,把人带走了,他的报纸留在椅子上,在风中微微抖动。

楼上的女人又开了口:“应该是青衣,奴才要走,要走。”

那尖尖的、软软的、细糯的声音,就像一根羽毛钻进她的耳膜,在上面挠来挠去,发出嘶嘶的回声。她情不自禁地捂住耳朵,望向天空,一种美丽而令人窒息的蓝色。

女人继续用柔和的语调唱道:“秋来,我的心像一朵花,我散落在所有被践踏的地方。”

她决定下楼。她转身进了房子。房间很空。墙壁刚刚刷过,光线刺眼。空气中有干石灰的味道。雷记得她有一件粉红色的秋装,是去年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买的。这是非常美丽的粉红色,使雷看起来像一个明亮的玫瑰在五月。

可惜她没找到那件衣服。她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但找不到自己的衣柜。她有点烦,想不起来乳白色的柜子会去哪里。

就是这样。我光着脚穿着睡袍出门,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慢慢走下楼梯。她突然转过头,瞥了一眼她的门。门上有一条红色的小纸条,上面写着两个字。可惜没看清楚上面的字,也不知道是谁贴的。刺目的红色非常不协调地粘在漂亮的山毛榉门上,很难看。

风很轻,太阳很暖,天很蓝,看起来像她的睡袍。

巴德的身体在阳光下微微发热,有点不舒服。也许是衣服,但她不介意,赤脚走在路上,沉默,沙沙声和寒冷。她认为这样走在街上很有趣。如果她妈妈看到了,她会说什么哭什么?很多年了,我都不记得妈妈的眼泪是怎么从空荡荡的眼眶里滚下来的,记忆里只留下一条淡淡的黄水痕迹,带着毫无意义的遗憾。

当然,这已经不可能了.

她走了,三年前。她站在街上,有些惆怅,低头盯着自己白皙的脚。人们三三两两地从她身边走过。没有人注意她。甚至没有人看那个穿着蓝色长袍,留着长发,光着脚站在街上的女孩。大家都很忙,忙着消费自己的生活。

他们面前有气球,上面覆盖着五颜六色的衣服。一只棕色卡通熊牵着它们,把它们分发给沿路行走的孩子们。孩子们围着卡通熊开心地笑着,年轻的小手指指着他们想要的气球,露出一双冷漠的眼睛。

她羡慕地看着。她还想要一个气球,大红珠光的,捧在手里,比如捧一个暖暖的太阳。她认为她必须快点。只有两个红色的气球,其中一个已经在一个小男孩的手中。

“熊老师,能给我一个气球吗?”

轻轻摇晃的气球,没过多久,出现在街道的各个角落,红、白、蓝、绿、粉、紫、橙,每一个都凝聚着一个迷人而快乐的眼神。

巴德伸出的手僵在空中。

熊继续放出气球,一个接一个地把它们分开,然后是双一的小手。

气球没了,红气球也没了。

熊阳用他那肥胖的纤维绒手掌向孩子们告别。巴德的手还在空中。

人群散开了,熊不见了。她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红色气球。一滴眼泪慢慢从她眼中流出,落在地上,却没有一丝痕迹。

她站在街上,默默地哭泣,蹲下来,抱着膝盖。

后面传来细微的脚步声。有人在看她。她抬起头。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个鲜红色的珍珠气球骄傲地站在她面前。然后,他向她伸出手。两个小指头拿着一根细细的白线,线的一端系着她想要的红色气球。

她笑着摇摇头。小男孩倔强地伸手,不耐烦地推到她手里,转身就跑。

“啊——”叹了口气后很失望。

雷刚的快乐没有持续一秒钟,气球也没有停留在她手中,拖着一条细细的白线飞向天空。小男孩回头一看,沮丧地走了。

红色的气球飘动着,在蓓蕾上摇曳着它的牵线,慢慢向前飞去。阳光下,球反射出温暖的光泽。

“别走……”

雷一边走一边举起双手,想抓住线。不幸的是,气球飞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快,逐渐变成一个明亮的小红点,衬着蓝天,摇摇摆摆地向前飞去。

巴德带着气球跑着,光着脚在街上跑着,街上的行人很快向后消失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而灵活,仿佛和空气混合在一起,在里面游泳,乘风而行,不接触任何人。

快跑!快跑!

她笑着盯着像飞马一样飞奔的小红点。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心好像飘在空中。她听不到它的跳动。

小红点总是飘在她身上,等着她的脚步声跟着。

我不知道跑了多少条街,飞了多少英里。巴德不知疲倦地跟着红色气球。

最后,他们停了下来。红色的气球挂在一棵大树上,对着蓓蕾微笑。

雷和它之间隔着一道高高的黑色铁栅栏。树在柱内,芽在柱外。

你想进去吗?

有一片寂静的墓地,一排排白色纪念碑静静地矗立着。她轻轻地从栅栏之间的缝隙中挤进去,穿梭在白色的石板之间,带着红色的气球向大树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想起一件事。我妈来了!妈妈!

她在一块白色的石碑前停下来,做了一个奇怪的鬼脸。写字板上照片里的人紧张地眯着眼睛看着她,嘴角挂着若有所思的微笑。

“妈妈,你开心吗?”她对平板电脑上的人耳语。

摇了摇头。

“为什么总是不开心,以前不开心,现在不开心!”她生气地问。

碑上的人笑得有点伤心。

“你总是不开心,所以你让每个人都不开心。我和爸爸不开心。我就不理你了!”雷决定不穿过她的身体就离开。

平板上的人眼神暗淡。

雷抬头看着不远处缠绕在树枝上的气球,轻轻地说:“妈妈,你知道,我离开爸爸是因为他不要我。没人要我,甚至你也不要。为什么我还在这个世界上?没人跟我说话,你知道吗?没人关心我,没人理我,你说,这是为什么?”

凉风轻轻拂过她的脸庞,蓝袍微微飘动。

红色的气球继续在树枝上摇摆。

“妈妈,我好冷,你能抱抱我吗?”巴德弯下腰,盯着平板上的人。

碑上的男人慈爱地对她微笑。

傅雷倒在纪念碑上,低声说道:“妈妈,我告诉你一件事。我喜欢一个人。他每天都会在他家下面的车站换车,早晚各一次。我一天能见他两次。”

平板上的人都无语了。

雷脸一红,顿了顿:“他这么漂亮,真的,我不骗你。”

“我第一次跟人说这个的时候,你不应该笑。”

碑上的人没有笑,却很难过。

雷抬起身体,看着红色的气球。“我得走了。回头我得看他换车。”

她朝白色平板挥手,轻快地向红色气球跑去。

突然,一阵风吹走了红色气球的细线,它摇摇晃晃地飞向空中,越升越高。不一会儿,连小红点都不见了。

雷很恼火,无奈的往回走。她想,他该回来换车了。

就这样,她心情又好了。

街道站。

他下了车,但没有像往常一样等公共汽车,而是直接去了街对面的一栋大楼。

一楼,二楼,三楼。就是这里,301房间。一套带小阳台的公寓,他新租的住处。[www.easyzw.com星火作曲网]

想了很久,决定在这里租房,不用换车,这里租金很便宜,地方也很熟悉。

美丽的山毛榉门上有一张张晓红纸,上面写着“出租”。他撕下来,扔在地上,拿出刚收到的钥匙,打开门。

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周围的墙壁都像是新粉刷过的,闻起来像石灰。不错的地方,相当干净。满意了,他打开阳台的门,很小。他伸出头,低头看着楼下的风景。他看到街对面他每天换车的车站,他早上留下的报纸在他的椅子上。

“应该是青衣,奴才要走了,要走了。”熟悉的歌声从门外传来,从上到下停留在门口。

他记得每天早上,他总是听到这个声音。

“咦?这里有人吗?”那个声音开始在房间里大喊大叫。

“哦,是我,这里的新客人,你好,”他走到门口,看见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苗条女人。

“以后请多多关照。”

女人轻笑一声,往屋里看,却没走近一步:“吓我一跳,已经空了好多次了。”

“哦,是吗?我租的。过来看看。东西还没动。你住楼上吗?”他也对这个美女笑了。

女人撇了撇薄唇:“我以为这房子租不出去。”

“哦,我知道一点,房东告诉我,这个房子里的人已经死了。不过我无所谓,房价很划算,胆子也大。”他笑着解释。

女子笑着指了指楼上:“是个自杀的女孩,几个月前。我住在楼上。等我有空再聊。我要去买食物。拜拜。”

“再见。”他看着那个女人扭动着走下楼梯。

回到阳台,他继续俯视着周围的环境。不经意间,他发现椅子上的报纸不见了。

雷拿着报纸,有点难过。她错过了他的换班时间。

她走到门口,发现门上难看的小红纸不见了。

门关着,她打不开。

低头一看,小红纸歪歪斜斜地躺在地上,上面两个字掉进了她的眼睛里。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

他抬头看着天空,一个美丽的红色气球慢慢飞过。与此同时,他似乎听到门外有一个轻柔的声音:“啊——”

就像哭得很惨,叹着气聚精会神的听着,却什么都没有。他打开门,里面是空的。

“天哪,你在想什么?”他自嘲。

蓝天,一只红色的气球悠闲地飞翔,多么美丽的风景。

然而,有多少人会看到呢?

推荐阅读: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