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照片-民间恐怖鬼故事大全

鬼照片-民间恐怖鬼故事大全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几年气候越来越不正常,六月大雪,腊月闪电,自然让人想起天意的预兆,警告世界越来越糟糕。

每天翻开报纸,意外、凶杀、自残、强奸层出不穷,其中不乏血腥、恐怖的画面。不知道这样是否能满足读者的好奇心。但是,如果把死者的照片公之于众,死者如何安息?

在一次媒体人士的聚会上,有人在媒体上讲了这样一个鬼故事。

换句话说,智勇长期在X市某报社做摄影记者,负责经营社会新闻。每当有凶杀跳楼,天灾人祸,他一有特别消息就会赶到现场拍照。在同一个行业,他是著名的绝望的三郎太,他很聪明,他可以建立联系。他每次都能拍出很多难得的照片。因此,他受到该报总编辑李的高度重视。

一切怪事的开始,都应该从那个星期天开始。

周日,智勇计划家人去郊区的水库参观,但当天城北发生了一起恶性交通事故,主编李在电话中告诉他一定要去采访,以便第二天成为头条新闻。

于是智勇让妻子先开车送父母和6岁的儿子去水库,等他生意结束后再去接家人。

城北车祸采访结束,智勇打车到水库外时,广播响起,城南绕山公路又发生一起恶性交通事故。智勇以为自己无论如何都会顺路,于是催促司机赶紧赶往出事地点。

出租车沿着依山延伸的道路飞驰。很快,当我看到路的拐弯处时,四辆车相撞了。前面的出租车卡在悬崖边上了。出租车正面凌空,车身摇摇欲坠,即将坠落。

池勇开始用长镜头拍摄事故现场,无论现在还是将来。

出租车一到,出租车司机立即跳下车,跑到半悬浮车前查看事故情况,然后检查车尾油箱是否漏油。智勇依然把双手放在相机上,一个个拍摄司机救人的镜头。

拍完戏,智勇走向别克,朝里面看了他一眼。突然他尖叫起来,手里的相机掉在地上。

原来智勇家的大小都在后备箱里!

他的妻儿看到智勇,立刻兴奋起来,智勇并没有危险。他弯着胳膊进了车,想先把儿子抱出去。车子不停地摇晃,突然有些额外的重量,突然失重,一下子滑进了深谷。

一声巨响,汽车剧烈爆炸了。智勇在悬崖边坐下,看着山谷下燃烧的汽车.

很快,警车和120救护车陆续赶到,可惜无人生还。

事发后,智勇先是去派出所录口供,然后举报自己交合不良。主编李一看到智勇就问:“你有没有拍到城南环山的车祸照片?”效果好吗?能上头条吗?"

智勇在失去家人的时候,有心情无视头条,不想让家人惨死的照片登在报纸上给世人戳戳。

总编李看到他的表情,知道他心里很不舒服,就安慰他:“智勇,你要挺住,你不能倒,报社离不开你,所以让别人处理工作,只要你把照片交出来。加油!加油!加油!时间不等人!”

但是,在主编李的催促下,智勇不得不交出相机,然后请了一个月的假,去西藏旅行。

休假回来的智勇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没几天就递交了辞职信。

事后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老婆要自己开车而不是打车。另外,按照时间计算,一家人应该一早就到了水库,而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耽误了行程?

离职前,智勇坐在办公桌前收拾个人物品。这时,负责替换他的人发来一叠他拍的照片。他

那张照片是智勇那天在远处拍的,是汽车半长悬在半空上下晃动的场景。因为对焦不准所以有点模糊,但是很明显有个人影站在车后面。

智勇非常不解。他清楚地记得现场没有其他人,他们是第一个到达的。

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翻了翻其他照片,发现远处拍的照片都有这个身影,但特写也不是没有。

他打开台灯,仔细看了看。他发现那个身影的动作似乎在向前推进!

智勇甚至眼花缭乱,把照片拿给同事看。如果不是智勇的解释,他的同事当时还以为是真人呢。同事们争相传阅这些奇怪的照片,令人惊叹。

自从智勇离开报社后,没有人见过他。有人说他在一家爆料名人隐私的杂志里当狗仔队,也有人说他移民国外了。总之,随着日子的流逝,关于勇气的人和事逐渐被遗忘。

一年后的某一天,X市各大报纸的社会新闻部同时收到匿名传真,称当天午夜市内唯一一家四星级酒店将有重大活动。结果到了半夜,酒店里真的出事了,主角居然是总编辑李。

原来,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总编辑李一直在假装他的妻子去外地出差,但实际上他是在一家旅馆里秘密会见他的情人。

这段婚外情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之前也有过几次出差的经历。这次李主编想跟着葫芦画瓢,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没想到被老婆砸了,在酒店房间的床上抓了他。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主编夫人一脚开门,主编李推开怀里的爱人。当她试图向她解释时,她的妻子二话没说就把门带上了。几乎一丝不挂的主编李追着酒店大堂拦住妻子,正在他纠结的时候,大批记者突然从四面八方围上来,把主编李的夫妻团团围住。主编见此事曝光,干脆向记者透露了丈夫的通奸行为。

为了摆脱记者的纠缠,总编辑李跳下车窗,停下车返回报社避风,思考对策。

此时,整个办公楼一片漆黑,只有中间的主编办公室还亮着灯。总编辑李在楼下很奇怪。这个时候员工应该已经下班了。还有谁敢闯进主编办公室?

总编辑李推开门,突然看到一个人坐在老板的椅子上。昏暗的灯光下,是久违的想认人的野心。

智勇隐晦地说,“标题头版“X报主编吃完饭想擦嘴,婚外情闹出悲剧事件”怎么样?你曾经说过很多人想看报纸,但这次不是轮到你?”

总编辑李愤怒地喊道:“原来你在伤害我!我跟你有什么仇?我一定要毁了自己的名声吗?”

“多亏了你,我才没有这样的结局。要不是你要了触目惊心的照片,我也不会拍那么多死人,一家人也不会有好下场。”

“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一年前在城南附近的山路上发生的车祸吗?”[www.easyzw.com星火作曲网]

“一年有一千多起交通事故?我怎么会记得这么多?”

“我家死于车祸不是意外!其实都是你的错,但应该是我家的错!”

“你到底怎么了?我该引用哪些废话?那是你的事。我没让你报道新闻?你急着面试自己。你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说你要休假,我立马批准了,而且在你休假期间,我没少给你发工资,我要善良!”

李主编定了定神,接着说:“我当然是一味追求震撼,这是我的错,但你也是老记者了。你要明白,做新闻就是这样,怪不得谁!快去,不然我叫卫兵把你赶走!”

智勇一直盯着他,没有起身的意思。

总编辑李拿起话筒说道

他连忙抽回手,瞥见智勇苍白的脸和愤恨的眼神,不禁一激灵。

“别忙了,我还没说完呢,哼!关你什么事?说实话,车祸照片里那个奇怪的人物,其实就是我拍的那些死人的辛酸。所有这些照片都在你的同意下刊登在头版,让公众看到他们悲惨的死亡。既然他们在你身后,你为什么不和他们打个招呼?”

总编辑李感到脊背发凉,浑身是汗毛。他慢慢回头。

微弱的灯光不远处,几十个人静静地站着,一些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一些农民工,一些警察,还有老人、孩子、学生和护士.

他们的脸是白色的,七孔里有暗红色的血。他们都木木地盯着总编辑李,好像在等一份声明。

主编李吓瘫了。他试图爬出办公室,但他的四肢没有任何力气。

“做.做.做.做一个仪式,超越他们,好吗?”

智勇淡淡地说:“太晚了。他们成了游荡的幽灵,一心复仇。你所做的已经不能再由你一个人承担,就像我一样.灾难已经蔓延到你的家人了。”

然后一个12岁或者3岁的血淋淋的孩子从黑暗里走出来说:“爸爸!你为什么要做对不起妈妈的事?她很快就会来找你。”

突然,一阵风吹过,包括智勇在内的所有人都消失了。

当主编李着急的时候,电话响了。他挣扎着站起来,拿起电话。电话里的人说:“是李主编吗?我是记者XX,刚刚接到警方消息,你家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你妻子杀了你儿子,然后割脉自杀。你妻子现在正在抢救中,所以赶快去看看吧……”

推荐阅读: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