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墨

    明朝嘉靖年里,江南地区泾县县里里有位以书写、绘画谋生的小伙叫姜上秋,他的每一幅书画都价值不菲,而使他如雷贯耳的是,他作风正派,不管对谁都不疾不徐。
    这一年三月初二的早上,姜上秋独自一人在县里的一家茶馆里饮茶,刚喝过几口,突然听到俩位四十来岁的男人,在茶馆里高声争执起來。姜上秋一听,迅速就将事儿听出了个大约。
    原先,县里里有俩家制做墨的小作坊,一家称为“何记墨坊”,另一家称为“孟记墨坊”。“何记墨坊”的老总叫何大磐,钱多无处花;“孟记墨坊”的老总叫孟世尚,一向为人正直稳重。刚刚,孟世尚已经茶馆里与一位异地生意人商讨交易墨锭的做生意,造化弄人何大磐与几个盆友也在茶馆里饮茶,而何大磐所坐的餐桌,与孟世尚所坐的餐桌是临桌。何大磐素来不把孟世尚当回事,眼底下见孟世尚已经谈做生意,就有意将做生意给搅黄了,因此便有心侃侃而谈起來,说他的“何记墨坊”所制做的墨,比“孟记墨坊”所制做的墨,好得真是相去甚远……一开始时,孟世尚还能忍着着没去理会何大磐,但時间一长,沒有憋住,便与何大磐基础理论起來。何大磐等的就是这个,因此,他借机又哭又闹起來,把“孟记墨坊”所制做的墨,责怪得一文不值,孟世尚气得险些落下来泪来,何大磐则更为嚣张了……
    见何大磐这般蛮横无理,姜上秋确实看不下去了,他慢跑了以往,劝导何大磐不必再次大吵大闹。姜上秋一向受人重视,何大磐自然要给他们些情面,因此歇了口。孟世尚与这位生意人就要离去茶馆,何大磐却眼球一转,又伸开了他那张大嘴巴,说要与孟世尚打个赌,赌哪家的墨好,谁输掉就得交给大赢家一万两银两,倘若孟世尚害怕赌墨,那么就得公然认可“孟记墨坊”的墨比“何记墨坊”的墨差。
    何大磐此话一出,相当于把孟世尚给逼来到墙脚。孟世尚缄默了一会儿,随后不骄不躁道:“何大磐,我愿赌墨,但赌墨的方式却不可以由你说了算!何大磐,假如你确实要赌墨,那么就请姜先生各自用我们俩家的墨,在一样的二张紙上,写上一样的字,保存起來,十年后启封,看哪家的墨写出的字字迹浓。若是比较之下,哪家的墨写出的字字迹淡了,谁就得服输,输一万两银两!”
    何大磐不以为意道:“十年的限期太长了……”孟世尚马上切断了他得话:“何大磐,假如你不愿意赌墨,那就算了吧,这事到这里,怎样?”何大磐哪肯从此作罢,因此把颈部一梗,说:“到这里?你想得美!就依照你常说的方式赌墨,你也就等待输银两吧!”姜上秋想想想,将孟世尚拽到一旁,细声劝导道:“孟老总,要不这一赌也不打过吧!”孟世尚却道:“姜先生,您的好心我心领了,但今日这一赌早已非打不可了!”
    见何、孟两个人都没什么退让的意思,姜上秋只能点了点点头,说:“即然二位都坚持要赌墨,那麼,我也只能做下见证了!”


    何、孟两个人返回各有的小作坊里,各拿了一只墨锭,赶到了姜家。早已返回家里的姜上秋,在二只一样的砚台里,放进一样多的冷水,然后,他握着那二只墨锭,各自在2个砚台里碾磨了一样长的時间,那样,就确保了那二只墨锭,是在一样的标准下,被碾磨出墨水的。而時间的长度,则以燃烬一样长短的香烛来把控。
    姜上秋在桌子铺平二张一样尺寸的生宣纸,应用那二种刚被碾磨出去的墨水,各自写出了“赌墨十年之约”这行字,并各自在二张生宣纸的正下方写出了标明:“何记墨坊”或“孟记墨坊”,及其时间。随后,姜上秋迁来一只木箱包装,当众何、孟两个人及前去凑热闹的许多人的面,他把那二张生宣纸放进了木箱包装当中,随后用三把大锁越过那只木箱包装上的按扣,锁住后,各自给了何、孟两个人一人一把钥匙,而第三把锁的锁匙他则交给了自身。这样一来,之后仅有她们三人各有开启一把锁,才可以开启那只木箱包装,取下那二张生宣纸,一较高下。
    许多人散开。孟世尚与这位生意人再次商讨,最终做生意谈变成。赶走这位生意人后,他擦了擦前额上的虚汗,一头瘫倒躺在床上,浑浑地睡了以往。
    睡了一天一夜,孟世尚才醒。从那一天刚开始,他便常常天南海北,去异地出售他的小作坊制做出去的墨锭;而一有空余,他便待在小作坊里,与制做墨锭的老师傅们一道,不断揣摩怎么才能制做出更强的墨来……
    生活一天一天地以往,十年的限期总算就需要来到。这一天,姜上秋在自身的家里画好啦一幅画,刚提前准备休息一番,孟世尚突然来啦。
    闲谈了一会儿后,孟世尚转了话题讨论:“姜先生,您你是否还记得我和何大磐赌墨的那桩事儿吗?眼见十年的限期就需要来到——2020年三月初二那一天,还得请您主持人个公平啊!”
    姜上秋愣了一下,随后一拍自身的后脑壳:“孟老总,我早已忘记了这事,假如你没提到,我压根就记不起来了呢!孟老总,何家的小作坊并不是早在三年前,就被何大磐卖让你了没有?即然‘何记墨坊’荡然无存了,你为什么也要提到当初的赌墨之约?正确了,我觉得起来了,当初我十分替你心急,联手内心都捏着一把汗呢!当初我劝导过你不要赌墨,没想到你坚持要赌,现如今来看,你当时的决策是对的!”

    原先,近十年来,孟世尚披肝沥胆,耗尽思绪提升“孟记墨坊”的制墨手艺,墨总算越制就越好,做生意也越干越火爆,每一年都能赚到巨额的银两。而何大磐由于目空一切、骄横跋扈,对他的小作坊疏忽管理方法,做生意迅速就一落千丈,更要人命的是,何大磐之后居然迷到了赌博,常常输了很多的银两。三年前,他败得负债累累,迫不得已把“何记墨坊”卖给了孟世尚。再之后,何大磐迫不得已领着一家人,搬到农村家乡垂柳村,艰难度日来到。
    姜上秋的话刚说完,孟世尚一脸用心道:“姜先生,感谢您当时的好心!但是,如果当时我不会应下何大磐的赌墨之约,而挑选躲避得话,可能一败涂地……现如今,‘何记墨坊’尽管早就荡然无存,但你情我愿,哪个赌墨之约仍必须有一个了断!她告诉我这三年来,何大磐领着他一家人,耕地着十多亩农田过日子,并改正了赌博的问题……再聊,何家制墨的技艺的确精湛,假如在何大磐的手上失传已久了,那么就好可惜……”
    望着孟世尚一脸用心的神情,姜上秋不由自主频频点头:“这就行,这就好呀!”
    一转眼来到三月初二,孟世尚与姜上秋乘座一辆牛车,赶来了垂柳村。何大磐见孟世尚赶到了他的眼前,禁不住一阵难堪,当他听闻孟世尚与姜上秋前去是以便了断十年前的哪个赌局时,讲到:“孟老总,我早就负债累累,假如输掉,哪里有银两交给你?”孟世尚就说:“何老总,你无须担忧,这一赌,我必输无疑!当初,‘何记墨坊’做为一家中华老字号,制墨的手艺可以说驾轻就熟,而当初的‘孟记墨坊’开业才但是十多年,所制做的墨当然要稍逊些,因此 这一赌你赢定了!姜先生做为调墨的行家能手,实际上早在十年前,就了解这一赌局的結果了!”
    见姜上秋点了点点头,何大磐惊讶道:“孟老总,即然你了解自身必输无疑,当时你为什么想要赌墨呢?”孟世尚耐人寻味地说:“何老总,当时你公然欺侮我,假如我不会应赌,只是认可我小作坊的墨比你小作坊的墨差,或是挑选躲避,那麼你必定会再次抵毁我的小作坊,如此一来,我的墨锭还卖得出来吗?我还在一行当里还能有容身之地吗?因而,我便应了赌,并想到了哪个赌墨的方式,让赌墨之约延迟来到十年之后。在这里珍贵的十年时间里,我的小作坊的制墨手艺愈来愈高,总算可以制做出很好的墨,做生意也越来越火爆……当初我所有的家产也但是五千两银两,而现如今,就算败给你一万两银两,因为我拿得到了!”
    说着,孟世尚从马车上搬下来一只木箱包装,并取出了一把钥匙。姜上秋也取出了一把钥匙。何大磐犹豫了一下,随后走入房间,取出了一把钥匙。
    三把钥匙打开了木箱包装上的三把锁。取下那二张生宣纸一看,果真当时应用“何记墨坊”的墨写的字,依然顺滑如初见;而应用“孟记墨坊”的墨写出去的字,出現了稍稍的退色。
    孟世尚立即从怀中取下了多张银票,交给了何大磐的手上,而这些银票的面值加起來,不大不小恰好是一万两。何大磐猛然两手发抖,嘴中呢喃道:“孟老总,你信守诺言,胸怀坦荡,十年如一日,好似勾践卧薪尝胆一般,全身心提升制墨手艺,确实让人钦佩!我一定要以你为榜样,决不放弃自身……”
    没多久后,何大磐在县里里再次开张了“何记墨坊”,何家重头再来。但是这时的何大磐,早已变成一位谦恭、明事理的人。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