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碗底儿

    大清国雍正年间,伴随着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慢慢富有,陈州城应运而生一股个人收藏热。玩陶器的,玩玉石的,玩书画的,也有专业个人收藏古家具和铜炉的,可以说五花八门,一应俱全。而且在陈州城的太昊陵大门口两边产生一个销售市场,美名其曰:“古物一条街”。
    在诸多游戏玩家之中,数陈清泰的“藏真斋”最具经营规模。陈清泰本来是做布料做生意的,运营了半辈子,忽然转行搞起来了瓷器收藏。刚发展的情况下,陈清泰下了许多 重金,先跟随书籍学,后又求教优秀教师,伴随着几个个人收藏大伙儿操作过程了两年,一个全新的鉴赏家就是这样问世了。
    很多年来,陈清泰练出一手绝活儿,便是对青瓷的评定。他的评定方式不同寻常:就拿一个大花瓶而言,一般人到评定大花瓶时,最先看的是瓶塞和瓶体,随后再倒过来揣摩瓶底,通身掌握一遍后,才可以明确大花瓶到底是正品還是膺品。陈清泰却不一样,陈清泰早就培养一种习惯性:只看元器件的底端。无论是碗也罢、盘也罢、瓶也罢、罐也罢,他要是搭眼一扫元器件的底儿,就能了解它的时代和出處,并且从未曾打过眼。就这手绝活儿,令是多少藏友钦佩得五体投地,因此,大伙儿还刻意送他一个挺风趣的外号:陈碗底儿。
    因为产生了销售市场,古物一条街两侧,每日都拥簇一大批专做古物做生意的人。可是,陈清泰却非常少从她们手上选购物品。由于陈清泰内心清晰,这种生意人,一个个比鬼都聪明,从她们手上获得的物品,要不水份大,要不价钱高,想从这当中牟取暴利得话,真是比登天还难。陈清泰倒是喜欢一个人背上行囊,到农村民俗溜达。从农户手上淘来的宝,大多数源于“生坑”,刚从地底挖到。自然,也不缺碰到一些从祖辈传下的收藏品,主人家由于家世缘故,等待花钱而急切下手。从这类方式获得的物品,通常是花一点钱捡大漏,转让就能卖上一好价格。
    陈清泰最爱去的地区叫曹家湾。曹家湾位于陈州城西南角,离县里有二三十里路,因为有曹植墓而而出名。还记得上年春季,陈清泰经过曹家湾的情况下,碰到一个叫吴天力的年青人。吴天力也喜爱个人收藏,只不过是不久发展,正处于懵懂无知、半知半解的环节。吴天力早已听闻过陈碗底儿的名字,仅仅一直不曾见面,今天一见,愿得欣喜万分。吴天力取出一件铜炉,说:“这一件铜炉,就是我别处花了几百文钱买回来的。找了很多人评定,結果都没拿准,有说成唐朝的,有说成元朝的,也有些人说是高仿,弄得我六神无主,想卖害怕卖,想留又害怕留。今日恰遇到您,想请您老劳神给掌掌眼把把关。”
    陈清泰接到青铜镜一瞧,心里由不得窃喜,凭直觉和工作经验能够 判断,它是一件正宗的唐朝飞天镜!只不过是因历史悠久,反面早已生绣,宛如一个烤糊了的大饼。反面是俩位长袖善舞的婢女,一左一右,环绕着在其中,好像正飘飘欲飞。陈清泰了解,像那样的物品,尽管是民俗的,但存在量稀缺,依照眼底下市场走势,起码还要十几两银两。
    工作经验告知陈清泰,越碰到好产品,越不要慌着选购,最先要主要表现出理智和淡定从容。那样做彻底是以便蒙蔽另一方,让这种商品在主人家眼中越来越好似可有可无一般,食不知味,食之无肉。一旦主人家对它丧失兴趣爱好,顾客就能顺手牵羊,随便抛上好多个一点钱,基本上跟天上掉的类似,一件好产品即使拿到了。

    “几十文钱还好,几百文得话,培训费交得一些过高了!”陈清泰把青铜镜拿给吴天力,笑着说,“存着吧,再放五百年,毫无疑问有价值。”
    吴天力强颜欢笑一下,摇着头说:“唉,究竟還是缺乏经验啊!”
    陈清泰呵呵呵笑道:“没事儿,工作经验全是累积出来的。干我们这一行,谁不交费能成伟业呀。有时间你来我的藏真斋看一下,仅是墙脚里堆的膺品,都够放满一辆牛车了。”
    没等陈清泰讲完,吴天力忽然“扑腾”一声跪在他眼前:“刘老师,假如您老不嫌弃学员愚笨得话,就收我来为徒弟吧。这一件青铜镜虽然一文不值,也算作学员的一片情意,赠给您老人作见面礼吧。”
    陈清泰摆下手说:“我是活到老学到老、付出就有回报,哪些徒弟不徒弟呀,大家将来就共同进步吧。可是你的青铜镜我不能白要。假如你坚持下手得话,这么着,你当时买要多少钱,我也给要多少钱。钱对大家而言并不重要,就要这把青铜镜做为我们俩结交的友善印证吧。”讲完,陈清泰取出一把铜币,不明就里强制塞给了吴天力。
    回家的路上上,陈清泰一直按耐不住心里的狂喜。这下子可算作赚发大财了!果真,不久,陈清泰将青铜镜一转让,纯利润了许多两银两。要了解,依照大清朝的数量单位,一两银子类似是一千文钱,这许多两银两,都能顶得上一个六品高官一年的月俸了。
    因此,陈清泰还非常奢华地在县里颇有威望的陈州大酒店摆席宴客,请陈州城全部著名藏友前去撮上一顿。这件事情也在某县个人收藏圈里一度被广为人知。
    此后,陈清泰一直情系曹家湾,终究它是个令他非常值得怀恋和恋恋不舍的地区。每一次下基层,他都免不了到这个地方讨论一下。殊不知,他却再没遇到过吴天力。
    此次,陈清泰依然依照之前的国际惯例,下基层淘宝网的第一站便赶到曹家湾。还没有入村,陈清泰不远千里就看见一群农民工穿着打扮的人,正围在一起相互指责。靠近一看,但见在其中一个人,手上拿着一个淡绿色的茶碗,正跟别人争取脸红。一探听才知道,手拿茶碗的人是这儿的屋主。他要在这儿建房子,便雇佣一批农民工来挖路基。挖出近一米深时,忽然挖到那么个海碗来。农民工们说碗是她们挖到的,应当归她们全部,屋主说房基地是他们家的,海碗应当归他……

    陈清泰将碗接到来,下意识地瞥了一眼碗底儿,两手就忍不住发抖起來。天呐,这居然是一个源于唐朝官窑的秘色龙泉青瓷碗!秘色瓷是唐朝越窑青瓷中的精典,从秘方、制坯、施釉到烧制,全套加工工艺都秘不教给别人,故名“秘色瓷”。那样的商品,不用说是稀世珍宝,身家最少在百两银两之上。
    陈清泰清了清喉咙,佯装镇定地对大伙说:“大家一直争吵不休,也不是个方法,那样吧,我出100文钱买下来这一碗,随后大家均分,如何?”
    “去你的吧!别蒙大家了。”在其中一个农民工不屑一顾地说,“之前我还在我老表家见到一个龙泉青瓷碗,跟这一色调相仿,个头儿还没有这一大呢,他说道起码值五十多两银两。”
    “你肯出是多少两?”屋主用商讨的目光看见陈清泰。
    陈清泰外伸手指头说:“最多一两。”
    “那就算了吧。”屋主转过头对农民工们说:“报官吧!官衙让抚养权谁,这碗就归谁全部。”
    “报官就报官!了不起你死我活。”农民工们都一脸毫不妥协嘟囔着。
    眼见事儿要办砸,陈清泰拦下大伙说:“别慌,先请听我说一句,依照大清国例律,地底的物品,所有归官衙全部。大家报了官,物品毫无疑问会被她们收走没收,那时候鸡飞蛋打,大家啥也无法得到,白累成狗一场。”
    “要不大家取得县里的珍贵文物一条街去,谁出的价格越高越卖给谁!”有些人出想法说。
    “我是珍贵文物一条街的陈清泰!”
    “你是陈碗底儿?”有些人诧异地问道。
    “正是在下。”陈清泰硬着头皮说,“那样吧,我出个高价,二十两银两,大家要卖就卖,不售虽然自身存着好啦。”
    陈清泰讲完,装出一副要走的模样甩袖而去。
    “再加十两,大家就卖让你,决不后悔!”屋主说着,又回身征询大伙儿的建议,“大家说可不可以?”
    农民工们都默不作声,大部分人点点头同意了。
    陈清泰迟疑了一下,最后還是回身取出了银票。
    回到家,陈清泰把茶碗清理整洁,只见茶碗釉层青碧,洁白无瑕,宛如塘菏叶片一般清亮莹润——成色这般极致的秘色龙泉青瓷碗能在这里地区出現,真是难以置信。
    这一天,陈清泰的教师无意间来藏真斋坐客。陈清泰忙不迭地把龙泉青瓷碗捧出来,交到教师品评。教师捏着碗扣用心掌握一番后,掉转头用异常的眼光盯住陈清泰,问:“花多少钱买的?”
    陈清泰怔了一下,唐塞道:“没花是多少,跟天上掉的类似!”
    “那好。”教师舒了一口气说,“我估算呀,这东西是专业用于欺骗你的!”
    “为什么?”陈清泰急问。
    “就由于你只评定碗底儿。”老师说,“这一龙泉青瓷碗的瓷碗是确实,碗身确是新补上去的……”
    教师话没讲完,虚汗沿着陈清泰的背脊“唰唰”向下淌。他顾不上整理行李箱,急急忙忙往曹家湾方位赶。到地区一看,除开好多个浓淡不一的深坑外,哪儿也有农民工的身影?总算寻找一位知情人的群众,别人对他说,这一切,都是一个叫吴天力的年青人,掏钱提早在这儿布局好的……
    陈清泰两腿一软,“扑腾”一声酥软在地面上。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