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聊斋之美人泪-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古代聊斋之美人泪-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画家张生,字岩珠,属于练师济南。他以擅长画漂亮的画而闻名。然而,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画了一个美丽的女人,使自己看起来完美和满足,似乎缺乏一种难以形容的敏捷,沉闷和无生气。

有一天,我碰巧去参观一座寺庙,我告诉了心里很难过的住持大师,大师听后笑了笑,保持沉默。

看着主人神秘的表情,张生赶紧起身征求意见。大师指着天空中自由飞翔、歌唱的鸟儿,对张生说:“你看这只鸟很聪明,因为它是活着的。”画在你画笔下的美毫无生气,也没有魅力。不管它有多美,它不可避免地会变得沉闷。怎么会有完美的说法!”

“任何事物,如果没有上帝,都不会被传播,也不会毫无章法地运作。早年,我在一个老朋友家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确保捐赠画作中的人的眼睛是流动的,眉毛是活的。”

张生一听,喜出望外,向大师请教。住持大师笑了。“只要你答应先画的第一幅美丽的画是老娜的,老娜就会告诉你的。”

当张生听到这些时,为什么很难?就等着第一幅画出来展示吧。住持大师示意张生过来,并在张生耳边低语。

“啊!你想让我在哪里找到这么多漂亮的年轻女孩?”张生失声痛哭。大师捂住张生的嘴,环顾四周,把张生带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原来,大师让画中美女变聪明的方法是囚禁十个少女。他们每天都被非人的手段折磨,只有当他们流泪,用那种颜料画出美丽的女人时,他们才能活过来,变得聪明和不正常。

女孩的眼泪是一种情感的释放,用情感之水画的画当然是活的。画成这样的困难不是在哪里能找到十个年轻的女人。最难的是画家必须避开十个年轻女人的脸,而且不允许绘画。

这幅画的最后一天是十个年轻女孩死去的时候。因此,每一幅画都会附着一个年轻女孩的灵魂,但只要她们在画中找不到自己外表的影子,什么也不会发生。

老和尚轻轻拍了拍张生的肩膀说:“嗯,我画的第一幅画是我的,你可以照顾这十个女孩。在寺庙的后山有一个山洞,安静而优雅,远离喧嚣,只是为了你的工作室。改日成名,别忘了我是和尚。”

一听这是要伤害别人的生命,张生似乎有些犹豫。“难道你不想让这些美丽的画有眼睛期待,风情和生动的外观吗?任何想要改进的东西都必须付出代价。”

张生一听,咬着牙齿点点头,回答道。为了他生动的作品和永恒的名声而牺牲几个女孩是什么?

在寺庙后面的一个山洞里,宣纸和白绢到处都是。张生浑身是土,手里拿着一把刷子。她盯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被绳子捆住的女孩,思索着照片中女人的表情。

十个大约14或15岁的女孩,没有一个被绑起来挂在半空中。他们每个人的背上都有一根燃烧的长蜡烛。

蜡烛的眼泪滴在每个女孩粉红色的背上,发出烫伤皮肤的声音。在每根蜡烛旁边,倾斜着一个装满辣椒油的罐子。

罐子里的胡椒水一滴一滴地滴到女孩被烫伤的皮肤上,这让女孩们哭了,眼泪落在挂在她们脖子下的瓷罐上。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张生已经连续七天夜以继日地忙碌着,看完最后一副十幅画只是最后一只眼睛的最后一笔。

张生骄傲地蘸了蘸女孩的眼泪,点击了画中美丽的最后一笔。随着张生最后一击的落下,山洞里女孩们痛苦的哭喊声消失了,十个女孩都死了。

张生疯狂地跳了一地,激动地喊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将成为一个前所未见的无与伦比的画家。”

洞口传来阵阵掌声,住持说:“恭喜!”走进去。十幅美丽的图画依次挂在墙上,每幅都迷人而又令人惊叹!

老和尚来到十个女孩的尸体前,把手放平,然后退出。他喊道,“你什么时候能没有灵魂地等待?”嘘嘘嘘。话音落下,十个白色发光的亮点分别缓缓飞向十个张美人。

此刻,看看这十个美女的眼睛,看看周围,扭动她们的身体,移动她们纤细的腰肢,就像活着一样!张生看不见。这是一幅画吗?这是十个飞行仙女!

“怎么样?这次你对你的画满意吗?哈哈哈……”老和尚看着张生贪婪的眼睛,自豪地笑了。

张生扑通一声跪下。“谢谢老方丈的指导。将来你出名了,你永远也忘不了方丈的恩情!”老和尚笑了,手里拿着那幅美丽的画离开了。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