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过乱坟岗

    唐代年里,七里村有一个年青的又生,全名是张世宏,从小胆怯,看起来柔弱,害怕独自一人夜路。
    这日,张世宏孤身一人前往十里以外的村西的朋友家赴约,被劝得多喝过一杯酒,回程时,天色逐渐已暮。
    张世宏急匆匆走动,不知不觉中间落日月升,只见月色朦胧,道旁树林间夜风咆哮,杂草摇荡,荊棘树林间时常传出流浪狗的狂叫之声。
    突然,从道旁蹿出二只流浪狗来,吓得张世宏差点儿摔倒,细心一看,居然是一只大黑狗在追咬一只黄狗。
    那黄狗柔弱,头发污浊,恍若被群众抛下的家狗,大黑狗显而易见是哪家饲养的家犬,看起来身强力壮,显著是欺压黄狗无有主家。
    黄狗被追但是,只有返身同大黑狗战在一处,两只狗在路中间进行拼杀。
    黄狗尽管英勇杀怪,究竟柔弱难敌,好多个连击就被大黑狗压在身下,只见大黑狗狠命地一口咬到黄狗的脖子。
    黄狗被扼住咽喉,意料必死无疑,二只双眼失落地凝视着在一旁看比赛的张世宏,口中传出将死的惨叫之声。
    张世宏哪儿见过这一场景,一时间吓得双股颤栗,要想逃散,又被二狗拦下去向。
    他内心本就善解人意,见不可黄狗那乞怜的目光,时下也顾不上很多,从地面上顺手拾起一块砂砾石,朝那大黑狗猛地砸去。
    只见石头咆哮着飞出去,冲着大黑狗的额头砸去,又准又狠,砸得大黑狗脑壳一痛,大嘴巴突然松掉,黄狗借机爬起来,全身是伤,哀哀吠鸣。
    黑狗惊怒交迫,猛地回过头,瞥见是一路人,咬牙切齿,嘴里外露尖牙,呜呜呜低吼,作势扑咬。
    张世宏又惊又怕,只能蹲身去捡石头,扬手再度投掷,朝大黑狗直航而去。
    黑狗再度被砸,的身上吃痛,见双面受敌,萌发退意,狂叫一声,撒腿就跑。
    张世宏遭受鼓励,又捡一石,扬手抛出去,远远落在了黑狗的背后。

    黑狗装腔作势地乱叫着逃去,留有黄狗在原地不动冲张世宏不断摇尾,眼中填满感谢之欲。
    张世宏从怀中摸出一块干食,掰掉一块,顺手丢给黄狗,黄狗肚子里挨饿,也失礼,两口吃下,围住张世宏蹦蹦跳跳转圈圈。
    张世宏看一下天色已晚,害怕耽误,迈开再次往前走,那黄狗心知张世宏是个善解人意之徒,见救命恩人离开,心里舍不得,远远跟随。
    张世宏心里本就担心,疾跑而行,听到背后声响,远远地看到黄狗跟来,内心稍安,只图低头疾行。
    走很少远,张世宏赶到一处乱坟岗周边,突然看到正前方飘过来几簇鬼火,吓得两腿发抖,无法迈开。
    只见那鬼火忽忽悠悠,沿线漫天飞舞,直在张世宏的眼下飘浮。
    张世宏左躲右闪,那鬼火好像长了双眼,一直在张世宏的眼下飘来飘去,任他扬手乱挥,自始至终驱逐不动。
    张世宏惊慌四顾,只见乱坟岗的空中又漂起几簇鬼火,正幽然而成,随着着咆哮的夜风,呜呜呜之声绵绵不绝,让人不寒而栗。
    一簇鬼火在张世宏的眼下飞舞,惊动得张世宏尖声叫个不停。
    突然,一道黄影扑来,对着鬼火直撞而上,将那鬼火撞得摇荡而退,漫漫停半空中。
    张世宏这一幕,心里一喜,定睛一看,更是黄狗赶到相助,不知不觉中间胆气壮了一些。
    他见黄狗对鬼火并无惧怕之意,意料那鬼火并无多么的恐怖,时下便从道旁拾起一根树技,拿在手上狂舞。

    这时,远方的那几簇鬼火也聚集而成,排成一列,遮挡了张世宏的去向,有很大的和一人一狗对决之势。
    张世宏这一幕,禁不住害怕加重,再度眺望乱坟岗,只见大量的鬼火正冉冉上升,在风里幽幽飘扬,已经朝这儿聚来。
    张世宏不知不觉中虚汗淋沥,叹道:“完后,来看今晚要殒命在此了。”
    说罢,张世宏两腿一阵乱抖,扑腾一下挫坐着地,那几簇鬼火突然轻快地颤动两下,往后面略微一撤,又向着张世宏的身体猛地扑来。
    那黄狗确是并不惧怯,只见它倏然飞扑而上,迎面而来挡在了张世宏的眼前,向那群鬼火重重地咬去。
    鬼火被狗嘴咬得散掉,变为碎碎的的鬼火,火焰一下子黯淡了很多,张世宏失落的眼睛里突然一喜,内心萌发出期待来。
    他赶忙着手坠落在地的树技,挣脱站起来,拼了命朝陆续扑面而来的鬼火狂挥狂舞。
    鬼火被不断敲击,越来越破碎,化为碎碎的的小火花,要想再次汇集,又被树技飘散,远方的鬼火好像有一定的发觉,呜呜呜嘶鸣着,害怕靠前。
    见趁虚而入,张世宏猛地连挥两下,原原创者郝丽君,趁鬼火四散零落之时,突然向前冲去,一口气跑过鬼火生态系统,那黄狗也紧跟而跑。
    张世宏跑出太远,这才转头回顾,只见鬼火远远落在后面,火焰黯淡,似在再次汇集,然后飞奔,一口气跑回村庄。
    黄狗也跟随张世宏入村,见张世宏进了家门口,远远看见他关门落闩,这才在大街上处消退看不到。
    隔日清晨,张世宏开启院门,往巷子外放眼望去,只见大街上处有一个小小影子,更是昨天的黄狗。
    那黄狗正歪脖子望着张世宏,目光纯粹,让人怜爱。
    张世宏昨晚惊吓过度,只图进门处回家了入睡,沒有瞎想黄狗,今天早晨开关门看到协助过自身的黄狗,不知不觉中深感温暖。
    张世宏来到大街上,蹲在地面上,伸出手轻拂着黄狗的毛皮,眼中填满怜爱之意。
    此后,黄狗赶到了张世宏的家中,每一次外出,黄狗一直略逊一筹,张世宏晚上外出再不畏惧。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