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之惊魂夜

    小故事产生在民国时期前期的一个秋季的夜里。
    北方地区的夏夜也刚开始拥有些冬季冷栗寒瑟的觉得了。
    暮色四合,夜幕低垂,空气中好像还飘落着未散去的袅袅炊烟,乡村就早已浑浑睡来到。
    一轮皎皎明月,几个方面寒星,衬托的暮色更为幽兰深遂。四野静寂,不闻蝉鸣,不经意还怎么组词犬吠之后,天地之间就是更加的清静。
    在入村的土道上,趁着清正的月色,恍惚间有两个影子疾跑而成。
    “大哥,这事情也办好了,又离开了这半天,您太累了吧?”一个身量瘦削略高些的影子,看见早已近在咫尺的村庄奉承地说。
    “王明仁,就你臭小子最会讲话,本来就是你太累了,还拿我讲事?但是呢,今天每日任务也完成了,这天色逐渐都早已晚了,就在这里歇息吧。”另一个稍显健壮些的小伙回话道。
    “是,孟首长。”王明仁一些激动的站直身体,“啪”的向孟连长行了个军礼。
    二人立在村头,王明仁的语气不免有些踟蹰:“不是吧?这村庄的人都睡了,怎得连个闪灯的别人都没有呢?”
    遂又抱了抱肩,缩了缩脖子:“这露冷霜重的,大家总不可以露营在野外吧?大哥,你等着,我要去叫门。”他一边说边就需要抬腿入村。
    “慢!”孟连长一把拉着了王明仁:“算了吧,算了吧,你還是别入村了,我害怕你这大嗓门一亮,那还不可惊扰一个村男女老少呀。大家就要村头这户别人吧,不过是借宿一晚,不必给别人导致过多麻烦才好。”
    它是村头一处四四方方的四合院。从外边看去墙面小瓦,大树参差,鲜红的大门口,全部着起來应当也是人杰地灵世家。
    王明仁两步向前,轻轻地敲开了门环,半天并没有人回复。
    他看了看站在附近的孟连长,手底下力度加剧了一些,用劲敲开了门环。
    殊不知大门口竟然“吱呀”一声打开了,王明仁一个没坐稳便直直往前扑去。
    多亏孟连长眼明手快,一把将即将摔倒在地的王明仁捞出。
    “卧槽,啥情况!”有点儿心有余悸的王明仁禁不住爆掉一句脏口。
    一股冷气驱使着几块枯叶从侧门冲破,围住二人打个旋儿,猛然让人背脊生寒。
    “进来瞧瞧吧。”孟连长沉音道。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院门,掉转了影壁墙,只见满院枯草散生,枯黄沉积,竟无半点的发火,明晰便是一处被荒芜了的庭院。
    “大哥,这庭院看来是久没有人定居了。这大夜里的,如何看,如何都觉得有点儿阴气森森的呢。不容易有不干净的物品吧?要不…要不,我们還是进村庄去夜宿吧。”王明仁看见残败的庭院還是有点儿莫名其妙的心慌气短。

    “王明仁,你害怕?军队白白的塑造了你这几年了,胆量那么小?莫说大家手里也有枪,便是手无寸铁的,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呀。小男子汉男子汉大丈夫正气凛然,不做亏心事,害怕鬼敲门呀。我觉得就这儿了。挺不错,清静。”
    孟连长轻轻地拍了一下王明仁的脑壳:“你臭小子!紧跟!”
    随后,昂首阔步地踩着枯叶向庭院最深处走去。
    房门被用劲地拉开,一股湿冷的异味一下冲入了鼻孔:“我呸,它是多长时间未住人了呀。”
    王明仁一边用力掩着口鼻,一边趁着月色扫视着房间内。
    正屋除开一口厨房灶台,厨房灶台边还齐整码着一些柴火,便空无一物了。
    拿灶火引了柴做蜡烛,二人进到里间。
    依靠北边墙是一盘土炕,仅仅的炕身,早落满了尘土。炕的一边还有一个红漆的高柜,依靠窗是一张小方桌,俩把桌椅,餐桌上边放着一盏蜡烛台,喜烛只点燃了一点。古窗上还贴紧极大地喜字,仅仅在岁月的消逝中失了色调。
    这一切的放置,看上去都那麼齐整,那麼当然。要不是落满的尘土与墙脚结着的蜘蛛网,还确实就好像有些人在这里定居一般。
    “嗯,非常好,非常好,清扫一下,就可以睡一个好觉了。”一抹笑容浮到了孟连长的嘴角。
    略略清理没了热炕上的尘土,居然在高柜里觅得了两床被子,大红色鸳鸯戏水的图案设计,一看便是喜被。二人也是不胜欢喜,总算能够 暖暖和和的照顾好自己了。
    大概是奔忙了一天,确实疲倦了,孟连长不久躺下来不一会,就呼噜声手游大作了。
    仅仅,王明仁素日就一些胆怯,在这里夜深人静时的荒园歇息,越想越感觉这儿透着怪异,他是翻来翻去的难以入睡。
    看见那弹跳的烛光,隔三差五有烛花崩裂,他禁不住摸了腰部的佩枪,给自己壮着胆量。
    也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他已经糊里糊涂间,隐隐约约觉得有一阵阵风一吹过。一个冷颤,他猛然瞪变大眼睛。
    不知道什么时候烛光早已灭掉了,窗前高冷惨白的月光通过古窗照了进去,将房间内的一切都笼到了一层怪异的煞白。

    他刚想站起去再次点燃蜡烛,却听到房顶处传出窸窣的响声。随后一双女性的脚丫自半空中生硬地垂了下来。大红色的绣鞋,大红色的运动长裤,就那麼怪异的在空中往返地晃动。
    “啊…”王明仁吓地怀着头高声狂叫起來。
    孟连长一下被他叫醒,抬眼见来到空中悬着的手腿,随后一跃而起,掏枪打靶。
    只听“吧嗒”一声有物品落地式的响声,那女身一瞬间也不见了踪迹。
    “娘的,竟然让她跑了。”孟连长有点儿不圣雄甘地说。
    再仔细观看时,房间内依然喜烛摇荡,满屋子的怡人。
    寻着那物品坠落的响声看去,却见一只精美精巧的大红色绣花鞋,正坠落在炕前的地面上。鞋身的正管理中心处也有一洞,应当便是孟连长的炮弹围绕而导致。
    二人细细地寻找了房间内每个角落里,连个老鼠洞也没有寻找,何况一个女人?
    孟连长心宽,躺下来后不久,就又鼾声如雷了。
    王明仁本来就胆子小,这下看到了那怪异女身,哪儿也有一丝困意呀。
    他怀着枪,蜷缩炕角,盯住影影绰绰的烛光闪着呆。
    大概又已过一个时辰的时间,他就看见那烛光又刚开始怪异地面上下弹跳着。
    忽然,“啪”的一声,一个烛花燃爆,那烛火一下变成了怪异的幽蓝色,随后忽的一下灭掉了。
    迎面而来有冰冷的风迎面而来,令他不自觉,深深打个寒噤。
    然后,也是窸窣的连衣裙划过吊顶的响声。
    一个红衣服长头发的女人从房顶悬在空中而下。长头发散着,脸色煞白,嘴角一条细细长长血线,正嘀嗒嘀嗒地滴着鲜红色的血。
    王明仁害怕再看,一边“啊…啊…”地大喊,一边拿枪随意的打靶。
    “王明仁。你臭小子在干什么?”孟连长被吓醒,甚为不满意的拍着王明仁的肩部说。
    “大哥,鬼…女鬼呀。”王明仁大喘着气,仍然有点儿心有余悸。
    “就这一点胆量呀,简直枉为士兵的头衔。呐,呐,红衣女鬼早跑了。”孟连长朝着地面上努努嘴。
    但见不久落了一只红绣鞋的地面上,这时又多了一只。
    金鸡报晓,修真显现出了一抹鱼肚白,天立刻就需要会亮。一夜熟睡后,村庄的早上便也新鲜了起來。
    因此,二人便探听了村支书家在哪里,拜访,并将昨晚的遭受细细地道来。
    村支书听后极大地惊讶,直向二人竖起大拇指,敬佩二人的胆略。
    原先,这宅院原是一户李姓别人的庭院。
    只由于,一年前这房间内自缢了一个因琐碎与婆家赌气的新妇。大概这妇女的怨恨未散,人死之后没多久便传来了闹鬼事件的事来。
    之后刘家人也是被吓住了,便也搬离了。此后,这庭院就变成一座荒院,没有人敢挨近了。
    青天白日下,村支书便也大着胆量跟随二人赶到那闹鬼的屋子。
    但见二只绣着鸳鸯戏水的鲜红色绣鞋零落在地,靴子上存着炮弹打爆的孔眼。仅仅屋中的墙面,顶篷完好无缺,未曾见一点儿炮弹打了的印痕。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