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尸也多情

    这种天,小篱笆墙村内的人被一个红衣女鬼给吓破了胆,夜里没人敢走夜路,由于村内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每日来到夜里,就有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来村庄里偷鸡摸狗,并且抓了鸡就走,也无论鸡叫不叫个不停。
    村庄里男女老少鸡,就气坏掉有一个叫大彪的年青人,他感觉可能是有些人有意打扮鬼来吓唬人偷鸡摸狗的。这一天深夜,大彪听到自己院子里鸡在叫,就赶快起來看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
    这一天夜里的月儿十分亮,大彪就见庭院角落里的鸡窝周围有一个白衣人,已经弓着腰蹲在那里捉鸡,“谁他娘的那么胆大啊!我还出来,还不闻不问的偷鸡摸狗?”
    “咳……咳……”大彪有意高声咳嗽了一声,本认为把偷鸡贼吓退就得了,想不到哪个白衣人還是在那里抓着鸡。
    孰不可忍孰不可忍,大彪因此抡起顶门杠就走以往,举起来对着哪个白衣人的身上便是一下,随意骂道:“你个狗日的也得寸进尺了,我还咳嗽了,你也要偷……”
    让大彪想不到的是,哪个白衣人挨了一棍子仿佛没什么反映,在鸡窝里着手二只鸡才渐渐地的站站起。等她双手各有抓着一只鸡转回身,立即和大彪来啦个脸对脸,大彪看后不由自主尖叫起來,本来抬起的顶门杠迟缓的落了出来。
    “七……婶,如何是……就是你?你……你不是早已……”
    大彪这嘴中的七婶,是一个本家亲哥哥二虎的媳妇儿,二虎是个命苦的人,三十多岁才娶妻小翠,小翠嫁过去当初孕期,村西的道长给看过,说成个孩子,此后二虎干活儿更为拼命了。可这一天不随人意,就在小翠十月怀胎等候一朝分娩的情况下,二虎却获得了一个悲剧的信息,媳妇儿小翠孕妇难产去世了,最终一尸两命,母子俩都一命归西,因为是横死,依照本地规定当日就下,安葬也是有三个月了。
    但是她为何来村庄里偷鸡摸狗?这时的小翠二只双眼迷惘的望着正前方,眼睛往上翻着压根看不到黑眼睛,脸色煞白嘴巴也黝黑,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觉得,大彪吓得三魂中头魂都飞走了出来,屎尿那时候就弄了一牛仔裤子。

    这时候,小翠抬起肌肉僵硬的胳膊,晃动着手上的鸡说:“我偷这种鸡,是给孩子吃得,我们的孩子饿。”讲完,沒有再理睬大彪,只是回身移动着那肌肉僵硬的脚步朝二虎家走去。
    大彪见七婶小翠不害自身,这时候胆量反倒变大起來,偷偷地跟随在她的背后,当小翠来到二虎家正门口之时,抬起头望着院子里,仿佛对这庭院有无尽的怀恋。
    望着望着,小翠突然痛哭起來,假如你不怕、用心听得话,你能发觉小翠的哭泣声中带著无尽的忧怨和苦情。
    这时候,小翠渐渐地的下跪,外伸两手冲着庭院拜了起來,当大彪看她的两手时,发觉她手里早已没了肉体,只有点儿筋相接着,令人看过内心哆嗦。
    小翠拜完庭院然后又痛哭起來,一边哭一边说:“谁去拯救我们的孩子,谁去拯救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在坟子里好可怜,我们的孩子在坟子里好可怜。”就这哭泣声,令人听了内心发酸。
    小翠越哭越难过,唉声叹气不断,痛哭一会儿回身朝村外走去,走一步三回过头,走两步一回身,尽管姿势肌肉僵硬,但显著看得出,她仿佛对这庭院有十分的舍不得。
    大彪看见,泪水禁不住的往下掉,都说是人死诸事空,去世了就放弃了人世间的一切,变为一个毫无知觉,没什么情感的遗体。可眼下的场景,看得出来,小翠仍然对这庭院爱意深深地。
    小翠远去了,大彪擦了把眼泪,回过头看了看二虎家,就见这时二猛将脑壳探了出去,眼睛圆瞪着,也早已变成泪如雨下。

    大彪走以往,跟二虎说:“七叔,你听见婶婶说的话吗?”
    二虎点了点点头,“可……可她早已去世了,现在是个鬼。”
    大彪叹了一口气说:“是呀!可这即然人分善与恶,那麼鬼也分善与恶呀!我觉得七婶不一定是恶鬼,否则刚刚我的性命就交待了。”
    二虎说:“彪子,你的意思是……正确了,如今我该怎么做?”
    大彪说:“七叔,我们比不上跟在婶婶的后边,看一下她要去那,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时候,小翠早已慢慢走远了,尽管還是有十分舍不得不断的回过头,但终究这时候早已鸡叫头遍了。两个人一直跟来到新坟,就见小翠围住坟子转了几圈,看一下四下没人,居然把身体渐渐地的钻入坟子里。
    “是否七婶在棺中早已生子了?”大彪偷偷地跟二虎说。
    “有这很有可能!”二虎回应着。
    直到日光彻底放放亮,两个人赶到小翠的坟前,就见坟上上有一个洞,一股腥臭味从洞里传出去,看的一清二楚,白皮的薄皮棺木也有一个窟窿眼,并且洞壁掺差参差不齐,令人一看居然感觉这好像用力抠的。
    “快……快回家了拿铁锨、撬杠……我听见里边有小孩的哭泣声。”大彪嘱咐着。
    等二人找了铁锨、撬杠,将她们将坟刨开,棺木盖砸开,但见棺木里都是死鸡。这时候,二虎发狂一样跳入棺木里,将死鸡一只只的扔出来。扔着扔着,就听到“哇……”的一声洪亮的哭闹,棺木里居然有一个白白嫩嫩的小胖孩正怀着一只鸡在物理吸血。小孩子周围入睡的一个人,更是二虎的媳妇儿小翠。
    二虎伸出手探了探小翠的鼻息,发觉沒有吸气,再看一下已经痛哭流涕的小孩,二虎觉得一阵钻心的痛,又抓了一下小孩的手,惊讶的讲到:“是热的,这是我的亲生骨肉,是我孩子了!”
    二虎说到这,就见二颗晶莹剔透的泪滴沿着小翠的面颊流了出来,她的脸部居然还挂着笑容。
    仅仅,小翠的双手已经是森森尸骨了,再一看棺木盖上,仍然还残余着丝袜高跟鞋、血渍,二虎和大彪震惊,“她……为了宝宝,居然用一双肉手,共盈在棺木盖上刨开了一个洞。”
    小故事提到这也就说完了,小故事的题外话意思是说:人死之后,也不尽然都是变为恶鬼,一些人死之后有一种善心留到心里,那样便会在独特的状况下变为有观念、有情感、是个不容易害人不浅的善鬼……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