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伴

  可伶的罗伯特奈斯简直十分伤心,由于他的爸爸病得很厉害,不易再好起来。这间小屋子里只住着她们两个人,除此之外,沒有他人。桌子的灯早已即将灭了,夜早已很深了。
  “罗伯特奈斯,你是一个非常好的小孩!”病中的爸爸说,“大家的造物主会在这世界里协助你的!”因此他庄重地、仁慈地望了他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就去世了;好像是睡觉了一样。罗伯特奈斯哭起來,他在这一全世界现在什么家人也没了,沒有爸爸,都没有妈妈;沒有姐妹,都没有弟兄。可伶的罗伯特奈斯!他跪在床眼前,吻着他去世的老师的手,流了许多 心酸的泪水,但是最终他闭上双眼,将头靠在硬床架上睡来到。
  这时候他干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他见到星星和月亮向他鞠躬礼,见到他的爸爸又越来越开朗和身心健康起來,听见他的爸爸像平时开心的情况下那般又哈哈大笑起來。一位讨人喜欢的女孩——她美丽的长头发上戴着一顶金皇冠——向罗伯特奈斯伸手来。
  他的爸爸说:“见到沒有,你如今获得一位多么的最美的新娘?她是全球最美丽姑娘!”因此他醒过来,这一切漂亮的物品也消失了。他的爸爸冰凉地、硬直地在床上,再沒有其他人跟她们在一起。可伶的罗伯特奈斯!
  逝者在第二周就安葬了。罗伯特奈斯紧随在棺木后边送葬;从今以后他从此看不到这一很爱他的、慈爱的爸爸了。
  他亲耳听到大家把土盖在棺木上,亲眼看见棺木的最终的一角。但是再再加一铲土,就连这一角还要不见了。这时候他哀痛来到十分,他的心真是好像要碎成残片。大家在他的周边唱出圣诗,唱得那麼漂亮,罗伯特奈斯禁不住排出泪水来。他大声地哭起來;在可悲中哭一下是有益处的。太阳光在翠绿色树枝光辉地对着,好像是说:“罗伯特奈斯!你再也不能觉得可悲了,天上是那麼漂亮,一片深蓝色,你看见吗?你的爸爸就在哪上边,他在恳求善良的造物主使你未来永远幸福!”
  “我想始终做一个好人,”罗伯特奈斯说,“管用因为我能到天空去看看我的爸爸;如果我们再相见,大家可能多么的开心啊!我将有多少话要对他说啊!他可能指很多物品看我;他可能像活在尘世间的情况下一样,把天空很多漂亮的物品来教我。哦,那应是多么的快乐的事啊!”
  罗伯特奈斯惦记着这种场景,像亲眼见到过一样,他禁不住笑起来。在这里另外,他的泪水依然在脸部滔滔地流。鸟儿们高高的栖在栗树上,唱道:“唧喳!唧喳!”尽管他们也报名参加了丧礼,却依然非常高兴;但是他们了解得很清晰,逝者早已到了天,而且还长出了羽翼——这种羽翼比他们的也要开阔和漂亮得多;他现在是幸福快乐的,由于他死前以前是一个好人。他们都为他开心。罗伯特奈斯见到他们从绿草林里向众多的全球飞到,他自己也非常想跟他们一起飞。可是他先干了一个木十字架竖在他爸爸的墓葬上。当他夜间把十字架送来时,墓葬上早已装饰设计着碎石子和花瓣——这全是一些路人做的,由于这些人都喜爱这名去世了的親愛的的爸爸。
  第二天一大早罗伯特奈斯把他的一小捆行李箱打好,另外把他承继的所有资产——五十块钱和好多个小硬币——扎入他的裤带里。他带著这一点物品迈向这一一望无际的全球。可是他先去主教堂公墓看一看爸爸的坟,念了《主祷文》①;因此他说道:“再相见吧,亲爱的爸爸!我想始终做一个好人。你能胆大地为好心肠的造物主祷告,请他保佑我一切都好。”
  罗伯特奈斯在原野上走。原野里的花朵在溫暖的自然光中开得又艳丽、又漂亮。他们在风里点着头,好像是说:“欢迎您到青草地上去。你看看这里怎么样?”可是罗伯特奈斯掉转头又向哪个老主教堂望了一眼;他儿时便是在那里受身心的洗礼的,他每一个周末跟爸爸一道在那里做礼拜,唱赞美诗。这时候他见到主教堂的小仙女,高高的立在主教堂六层上的一个门洞里。他戴着尖形小红帽,把手膀弯上来遮挡住脸,以防太阳光射着他的双眼。罗伯特奈斯对他点了点头,表明道别。
  小仙女也挥着红帽,门把贴在心中,用手指亲亲表情了好几回,表明他多么的期待罗伯特奈斯一切都好,能有一个开心的旅途。
  罗伯特奈斯想,在这个众多而神奇的世界里,他可能见到是多少好的物品啊。他越来越远——他之前从来没有踏过如何远的路。他所踏过的大城市,他所遇上的人,他统统不认识。他如今赶到漫长的路人正中间了。
  第一天晚上他睡在原野里的一个干草堆下,由于他沒有其他床。但是他感觉这也很趣味;便是一个君王也不会有比这还行的地区。这里是一原野,有溪水,有干草堆,上边也有湛蓝的天;这确实算得是一间漂亮的卧房。开了大红花和白色花的绿树是毛毯,接骨木树林和野玫瑰篱笆墙是鲜花花束,装满了新鮮冷水的溪水是他的洗面盆。溪流里的灯芯草对他鞠躬礼,祝他“晚安好梦”和“早上好”。高高的挂在蓝吊顶天花板下的月儿,毫无疑问的是一盏极大的夜指路明灯,而这灯绝不会点着窗帘布。罗伯特奈斯能够安安稳稳地入睡;他实际上也是那样。他一觉睡到太阳出来,周边全部的鸟儿对他唱起歌:“早上好!早上好!你要沒有起來吗?”
  做礼拜的钟声响起来啦,它是周末;大家都去听牧师讲道,罗伯特奈斯也跟随一块儿去。他唱了一首圣诗,听了造物主的教规。他感觉仿佛又返回了他受洗的哪个老主教堂里,跟爸爸在一起唱圣诗。
  主教堂的公墓里有很多墓葬,有几座坟还爬满了很高的草。罗伯特奈斯这时候想到了爸爸的墓葬:那一定也是跟这种墓葬一样,由于他不可以去除草和整修它。因而他坐下来拔去这些杂草,把倒了的十字架再次竖起来,把风轻轻吹离开了的花圈又搬至坟上去。在这里另外,他想:“如今我即然不在家,或许有些人会一样照顾我爸爸的墓葬吧!”
  主教堂公墓门口有一个年迈的乞讨者。他搀扶着一根拐棍站着。罗伯特奈斯把他全部的好多个硬币统统给他们了,随后带著开心和开心的情绪再次向这一望无际新天地走去。
  到夜间,气温突然越来越十分坏。罗伯特奈斯赶忙去找一个躲藏的地区,可是立刻夜晚就来临了。最终他在一个山顶找到一座孤独的小主教堂。很碰巧,门还没有相关。他缓缓的走入来到:准备在里面呆到狂风暴雨停歇才行。
  “我也在这个角落坐着快来!”他说道:“我非常疲惫,必须休息一下。”因此他就坐着来啦。他把两手合在一起,念了晚祷。外边更是雷鸣电闪,他在不经意间中间就睡下去了,而且学起梦来。
  他醒来时的情况下,更是深夜,但是狂风暴雨早已过去,月儿越过窗户向他照进。主教堂的中间停着一具开了的棺木,里边平躺着一个都还没安葬的死尸。罗伯特奈斯一点也不担心,由于他的良知很安全;另外他也了解得很清晰,死尸是不容易害人不浅的,能害人不浅的倒還是活著的坏蛋。如今就会有那样2个极端的人。她们就立在死尸的周围。这死尸是停在主教堂里,等候安葬的。她们想害他一下,不许他睡在棺材里,想要把他扔到主教堂门口去——可伶的死尸啊!
  “大家为何要做那样的事儿呢?”罗伯特奈斯问,“它是错误的,极端的。看主耶稣的情面,使他歇息吧。”
  “空话!”这两个坏人说。“他骗了大家呀!他欠大家的钱,一直沒有还;如今他又突然死了了,大家连一毛钱也收不回家!大家非对付他一下不能;我们要叫他像一只狗一样躺在主教堂门口!”
  “我全部的钱还不上五十块现大洋,”罗伯特奈斯说,“这是我所承继的所有财产,但是我愿把这钱赠给大家,要是大家能踏踏实实地答应我让这一可伶的死尸清静地入睡。没钱我也可以活的。我意气风发,有一双健硕的手,一双健硕的脚,并且造物主也会协助我的。”
  “行吧,”这两个丑陋的人说,“如果你能还他的债,大家当然可以放宽他的,你虽然放心好了!”因此她们就把罗伯特奈斯所给的钱都接到来,哈哈大笑了一阵,感觉他太老实巴交,接着她们就离开了。他把死尸在棺木里摆好,另外把死尸的手合在一起。他说道了一声“再相见”,就很令人满意地走入一个原始森林里去。
  周边有月色从树技中间射进来,他见到很多可爱的小山精在快乐地玩乐。她们对他一点也不担心,由于她们了解他是一个好人;仅有坏优秀人才看不顺眼小山坡精。她们一些都还没手指头那般粗,她们细细长长金色头发是用金木梳朝上扎着的。她们相依相偎地骑着落叶和长花上的小露珠摇来摇去。有时候小露珠一滚,她们就跌到长花中间的间隙里来到。这就促使别的的小山坡精哈哈大笑大喊起來。这简直好玩儿无比!她们唱起歌。罗伯特奈斯一下子就听得出这全是他儿时学过的这些漂亮的歌儿。戴着皇冠的杂点搜索引擎蜘蛛,已经灌木林中间织着细细长长悬空栈道和城堡;当细微的小露珠落入他们的身上的情况下,他们如同月色下边发光的夹层玻璃,直至日出来的时候才不是这样。这时候小山坡精就钻入花蕾里去,风把她们的悬空栈道和城堡吹走,他们变成一面大蛛网,半空中飘扬。
  罗伯特奈斯这时候摆脱了山林。他后边有一个人在大声喊他:“喂,盆友!你到哪些地方去呀?”
  “到众多的全球里去!”罗伯特奈斯说,“也没有爸爸,都没有妈妈。我是一个贫苦的小孩;可是造物主会协助我!”
  “我也要到众多的全球里去,”这路人说,“大家两个人一块儿走好么?”
  “非常好!”罗伯特奈斯说。因此她们就一起走了。不多长时间她们就创建起非常好的友谊,由于她们两人全是善人。但是罗伯特奈斯发觉这路人比自身聪慧得多,他类似踏遍了全球,什么事情都了解。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