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锡兵

  很久很久以前二十五个锡做的士兵,她们都是兄弟,由于都是以一根旧的锡汤勺铸出去的。她们肩膀背着毛瑟枪①,双眼直直地往前看见。她们的一半是红的,一半是蓝的,十分漂亮。她们呆在一个小箱子里。小箱子盖被一解开,她们在这里全世界所听见的第一句活是:“锡兵!”这话是一个小朋友喊出来的,他拍着两手。它是他的生辰,这种锡兵就是他所获得的一件礼品。他如今把这种锡兵摆放在桌子上。

  每一个兵全是一模一样的,只有一个略微有点儿不一样,他仅有一条腿,由于他是最终铸出的,锡不足用了!可是他依然可以用一条腿坚定不移地站着,跟别人用两腿站着沒有两种,并且之后最引人注目的也就是他。

  在她们立着的那张桌子上,还摆着很多别的的小玩具,但是最吸引人留意的一件物品是一个纸做的漂亮的城堡。从这些小窗户望进来,大家一直能够 见到里边的服务厅。服务厅前边有几棵小树苗,全是围住一面镜子立着的——这镜子算作意味着一个湖。几个蜡做的小天鹅在湖上游动;他们的身影倒映在水中。这一切都是漂亮的,但是最漂亮的应算一位小妹,她立在拉开的城堡大门口。她也是纸剪出去的,但是她衣着一件好看的布长裙。她肩膀漂着一条小小深蓝色绸带,看上去好像像一条方巾,绸带的中间插着一件亮亮的的装饰物——真是有她全部脸孔那么大。这名小妹伸着两手——由于她是一个民族舞蹈艺术大师。她有一条腿举得十分高,弄得哪个锡兵真是望看不到它,因而他就认为她也象自身一样,仅有一条腿。

  “她倒能够 做我的老婆呢!”他内心想,“但是她的气派太大。她住在一个官殿里,可是我却只有一个小箱子,并且大家還是二十五个人挤在一起,也许她是住不习惯的。但是我倒何不和她了解了解。”

  因此他就在桌子一个鼻烟壶后边平躺着出来。从这一视角他能够 见到这名好看的小妹——她一直是用一条腿站着的,分毫沒有丧失她的均衡。

  当夜晚来临的情况下,其他的锡兵都走入小箱子里来到,家中的人也都发生关系去睡了。公仔们这时候就活跃性起來,他们相互之间“浏览”,闹起“战事”来,或者开启“晚会”来。锡兵们也在她们的小箱子里发生争执,由于她们也想出去报名参加,但是揭不动外盖。胡桃钳翻起跟斗来,石笔在青石板上乱跳叫个不停起來。这真好像恶魔出生,結果把金丝鸟也吵醒了。她也刚开始进行讨论来,并且出入口便是诗。这时候仅有两人没有离开原点:一个是锡兵,一个是这位小小舞蹈家。她的脚跟站得挺直,手臂外伸。锡兵也是平稳用一条腿站着的,他的双眼一忽儿也没有离开她。

  突然钟敲了十二下,因此“碰”!哪个鼻烟壶的外盖扯开了。但是那里边并沒有鼻烟,却有一个小小黑妖怪——这鼻烟壶原来是一个掩藏。

  “锡兵!”妖怪说,“请你将你的双眼放老实巴交一点!”

  但是锡兵装做沒有听到。

  “行吧,明日你瞧吧!”妖怪说。

  第二天早上,小孩子们都起来了。她们把锡兵移到窗户上。不知道是那妖怪在捣鬼呢,還是一阵阴风在作祟,窗突然开过。锡兵就从三楼一个倒栽葱跌到地面上。这一跤简直跌得恐怖十分!他的腿直竖起來,他倒立起来在他的钢盔中。他的刺刀插在街上的铺石头缝里。

  家庭保姆和哪个小孩子马上下楼来找寻他。尽管她们基本上踩着了他的人体,但是她们依然沒有发觉他。倘若锡兵喊一声“我还在这里!”得话,她们也就看得清他了。但是他感觉自身即然衣着军装,大声大喊,是不符合礼数的。

  如今天上刚开始下大雨,雨滴越下越密,最终真是是倾盆大雨了。雨停了之后,有两个野孩子在这儿踏过。

  “你瞧!”一个孩子说,“这里平躺着一个锡兵。大家使他去出航一番吧!”

  她们用一张报刊折了一条船,把锡兵放到里边。锡兵就那么顺着排水沟波涛滚滚。这两个孩子在地面上跟随他跑,拍下手。天呀!坑里刮起了一股多么的大的惊涛啊!它是一股多么的大的急流啊!下完一场大雨终究不一样。纸船一上一下地簸动着,有时候它转动得那麼急,弄得锡兵的头都昏起來。但是他站得很牢,脸色一点也不会改变,肩膀背着毛瑟枪,双眼向前走。

  突然这船流到一条较长很宽的下水管道里来到。四周一片漆黑,好像他又返回他的小箱子里来到。

  “我倒要看一下,到底会流进哪些地方去?”他想。“正确了,正确了,它是哪个妖怪在搞鬼。啊!倘若这位小妹坐着船里的活,便是再翻倍的黑喑因为我不在意。”

  这时候一只住在下水管道里的大耗子来啦。

  “给你通行卡吗?”老鼠问。“将你的通行卡拿出来!”

  但是锡兵一句话都不回应,仅仅把自己手上的毛瑟枪握得越来越紧。

  船再次向前急驶,老鼠在后面跟随。老老实实!可以看他那副龇牙咧嘴的模样,他对麦草和木材残片喊着:

  “把握住他!把握住他!他沒有留有在街上过路的钱!他沒有拿出通行卡看来!”

  但是急流十分急湍。在下水管道终点的地区,锡兵早已能看获得前边的太阳了。但是他又听见一阵喧嚣的响声——这响声能够 把一个胆子大的人都吓坏。想一想一下吧:在下水管道终点的地区,流水冲入一条宽敞的大运河里来到。这对他来说是十分风险的,正好像大家被一股极大的飞瀑冲下来一样。

  如今他已流进大运河,没有办法缓解了。船一直冲到外边去。可伶的锡兵仅有尽量地把他的人体直直地变挺。谁也不能说,他以前把眼睑眨过一下。这一条船转动了三四次,里边的水一直漫来到船边,船要下移了。站立着的锡兵全身上下浸在水里,仅有头伸在水外。船慢慢地在下移,纸也渐渐地松掉了。水如今早已淹到士兵的头顶了……他禁不住想到了哪个漂亮的、娇小玲珑的舞蹈家,他始终也不会再看到她了。这时候他耳朵里响起了那样的话:

  冲啊,冲啊,你这战土,你的发展方向仅有一死!

  如今纸早已破了,锡兵也沉来到水下。但是,已经此刻,一条大咖突然把他吞到肚子里来到。

  啊,那里边是多么的黑喑啊!比在下水管道里也要糟,并且室内空间是那麼窄小!但是锡兵是坚定不移的。便是当他直直地平躺着的情况下,他依然牢牢地地背着他的毛瑟枪。

  这鱼东奔西撞,作出很多恐怖的姿势。之后它突然越来越清静起來。然后一道象电闪一样光射入它的人体。太阳照得太亮,这时候有一个人在高声大声喊叫,“锡兵!”原先这一条鱼早已被抓住,送至销售市场里卖出,带进厨房里来,并且女佣用一把大小刀把它割开了。她用2个手指头把锡兵拦腰截断掐着,取得大客厅里来——这里大伙儿必须看一下这名在鱼腹里作了一番旅游的、伟大的角色。但是锡兵一点都没有凸显骄做的神气十足。

  她们把他放到桌子上。在这儿,嗨!全世界难以置信的事儿也很多 !锡兵察觉自己又赶到了他过去的哪个屋子!他见到过去的这些小孩子,见到桌子过去的这些小玩具,还见到那座漂亮的城堡和这位讨人喜欢的、娇小玲珑的舞蹈家。她依然用一条腿站着,她的另一条腿依然是高高的翘半空中。她也是一样地坚定不移啊!她的精神实质使锡兵很受打动,他真是要排出锡泪水来啦,可是他不可以那样做。他望着她,她也望着他,可是她们沒有说一句话。

  已经此刻,有一个小朋友举起锡兵来,把他一股劲儿丢入炉子里来到。他沒有表明任何借口,这自然也是鼻烟壶里的哪个小仙女在搞鬼。

  锡兵站在那里,全身上下亮起来了,觉得自身的身上一股恐怖的热流。但是这热流到底是以火里传出来的呢,還是从他的爱情中传出来的呢,他彻底不清楚。他的一切风彩如今都没了。它是他在在旅途丧失的呢,還是因为悲愁的結果,谁也说不出口。他望着这位娇小玲珑的女孩,而她也在望着他。他感觉他的人体在渐渐地溶化,可是他依然背着枪,坚定不移地原地不动。这时候门突然开过,一阵风闯进来,吹动这名小妹。她就象茜尔妃德②一样,奔向炉子,飞到锡兵的身旁去,化作火苗,马上不见了,这时候锡兵早已化为了一个锡块。第二天,当女佣把炉灰倒出来的情况下,她发觉锡兵早已变成一颗小小锡心。但是这位舞蹈家留下的仅仅那颗亮亮的的装饰物,但它如今早已烧得象一块黑炭了。

注解:

  ①以往法国毛瑟(Mauser)加工厂生产制造的各种各样枪都称为毛瑟枪,一般就是指本厂的自动步枪。
  ②依据欧洲中世纪西方人的封建迷信,茜尔妃德(Sylphide)是气体的小仙女,她是一位婀娜多姿,身型苗条,可望而不可及的姑娘。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