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花苑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君王的孩子,谁都没有他那么多么美好的书:全世界所产生的事儿,在这种书籍里他都读获得,并且还可以在一些漂亮的插画图片中看得清。他能够了解每一个中华民族和每一个我国。但是天堂花苑在哪儿,书本上却一字都没有提及。而他最想要知道的更是这一件事儿。
  当他還是一个小孩、但早已能够念书的情况下,他的奶奶以前对他说,说:天堂公园里每朵康乃馨全是很甜蜜的小点心,每粒花芯全是美丽的酒;这朵康乃馨上写的是历史时间,那朵花上写的是自然地理和乘法表。一个人只需要吃一块小点心就可以学一课书;他越吃得多,就越能学得大量的历史时间、自然地理和乘法表。
  那时候他坚信这句话。但是他年龄越大,学得的物品越多,就越来越越聪慧。他知道,天堂花苑的美丽风景一定是很独特的。
  “啊,为何夏娃①要取下专业知识之树的果实呢?为何亞當要吞掉偷尝呢?如果我是他得话,这件事情就绝不会产生,全世界也就始终不容易有罪过存有了。”
  它是他那时候说的一句话。等他来到十七岁,他依然说着这话。“天堂花苑”占有了他全部的观念。
  有一天他在森林里散散步。他是独立地在散散步,由于它是他日常生活最开心的事儿。
  傍晚来临了,云块在聚集着,雨在滂沱大雨地底着,仿佛天上便是一个专业泻水的门闸一样。天很黑,黑得像在深水井中的夜晚一样。他一会儿在湿冷的草上滑一脚,一会儿在艰险的地面上出现的光石块上绊一跤。一切都浸在水里。这名可伶的白马王子的身上沒有一丝是干的。他迫不得已爬到一大堆石块上来,由于这里的水也从厚绿苔里沁出来。他基本上要倒出来了。这时候他听见一个怪异的嘘嘘声。因此他见到眼前有一个发亮的大地穴。洞里点着一堆火;这堆火基本上能够烧熟一只牡鹿。实际上也是那样。有一只长出伟岸的长角的漂亮的牡鹿,被穿在一根叉子上,在二根杉树杆中间渐渐地旋转。火边坐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老妇女,模样很像一位掩藏的男生。她不断添些物块到火里去。
  “引进来吧!”他说。“请在火周围坐着,将你的衣服裤子烘干吧。”
  “这里有一股阴风吹过来!”白马王子说,另外他在地面上坐下来。
  “我们的孩子们回家之后,那也要糟呢!”女性回应说。“你如今赶到了风之洞。我的孩子们便是全世界的四种风。
  你知道吗?”
  “你的孩子如今在哪儿呢?”白马王子问。
  “嗨,当一个人传出一个糊里糊涂的难题的情况下,它是难以回应的,”女说。“我的孩子每个人在做着每个人自身的事儿。她们已经龙宫里和云块一道踢毽。”
  因此她朝天空指了一下。
  “啊,真有那样的事儿!”白马王子说。“但是你讲话的心态粗暴,一点也无我有周边的那些女人的溫柔气场。”
  “是的,大约他们也没有其他事儿可做吧!假如我想叫我的孩子们聪明,我得要强大一点才成。这一点我倒是做得到,尽管她们全是一些固执己见的混蛋。请你看一下墙壁挂着的四个包装袋吧;她们担心这种物品,如同你过去担心挂在浴室镜子后边的一根竹条一样。我要告诉你,我能把这好多个小孩折起来,塞入包装袋里去。大家不必讲什么客套!她们在哪里边待在家里,在我觉得沒有必需把她们放出来之前,她们不可以出去四处撒点野。但是,如今有一个回家了!”
  它是西北风。他带著一股冰凉的凉气闯进来。块状的雹子在地面上颤动,滚雪球在四处乱窜。他穿着熊皮做的上衣外套和牛仔裤子。海象皮做的遮阳帽一直盖到耳朵里面上。他的胡须上挂着细细长长冰柱。雹子不断地从他的上衣外套衣领上滚下来。
  “不必立刻就到火边来!”白马王子说,“不然你能门把和脸孔受冻的。”
  “受冻?”西北风说,禁不住开怀大笑起來。“冷冻!这更是我非常喜欢的东西!但是你是一个哪些公子哥?你怎么钻入风之洞里来啦?”
  “他就是我的顾客!”老妇女说。“假如你针对这表述觉得不满意得话,那麼就你要钻入哪个包装袋里去——如今你知道我的作用了吧!”
  这句话立刻产生法律效力。西北风刚开始描述他是以哪些地方来的,他花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来到些哪些地方来过。
  “我是以北极海来的,”他说道。“我与猎海象的人到白令岛②来过。当她们从北望角给出的情况下,我坐着她们的船舵上打瞌睡。当我们有时候醒来的情况下,红霞就在我的腿边飞。它是一种很搞笑的小鸟!他们猛烈地拍两下羽翼,然后就张着羽翼停半空中没动,随后突然像箭一样向前飞走。”
  “不必东扯西拉,”风母亲说。“你到白令岛来过吗?”
  “那里才美哪!那里舞蹈用的木地板,整平得像菜盘一样!
  那里有长出绿苔的半融的雪、尖峭的岩层、海象和小北极熊的遗骸。他们像生满了绿霉的超大型巨人的身体。大家会认为太阳光从来没有在那里出現过。我将谜雾吹了两下,好让大家能够寻找小房子。它是用破船的木材垒砌的一种房屋,上边盖着海象的皮——贴肉的那一面靠外。房屋的色调是绿红两色的;房顶上坐下来一个活的小北极熊,在那里哀叫。我跑到地面上去找雀窠,见到光赤的鸟儿张着嘴在狂叫。因此我朝他们成千上万的小喉咙里吹一口气,教他们把嘴闭住。更下边一点,有很多大海象在拍着水,像一些长出尺把长牙齿和猪脑壳的活肠道或大蛆!”
  “我的公子哥,你的故事讲得非常好!”母亲说。“听你讲的情况下,我连唾液都流出来了!”
  “因此捕猎开始了!长渔叉插到海象的胸口里去,血喷出像音乐喷泉一样洒在冰面。这时候因为我想到了我的游戏!我吹起,要我的这些船——山一样高的冰块儿——向她们的船正中间冲过来。嗨,船家吹着吹口哨,高喊大嚷!而我比她们吹得更强大。她们只能把死的海象、小箱子和尼龙绳扔到冰面去!我还在她们的身上洒下小雪花,让她们伴着破船,带著她们的猎食,漂向南方地区,去尝一尝咸水湖的味道。她们始终也不可以再到白令岛来啦!”
  “那麼你干了一件错事了!”风母亲说。
  “对于我做了些哪些好事儿,让他人而言吧!”他说道。“但是如今我的西方国家弟兄来临了。全部弟兄当中我最喜欢他。
  他有海的气场和一种开心的清爽味。”
  “那便是小小西风酒吗?”白马王子问。
  “是,他便是西风酒,”老妇女说。“但是他并并不是那麼小,过去他是一个可爱的孩子,但是那早已是以往的事了。
  ”
  他的模样像一个土著人,但是他戴着一顶宽边帽来保护自己的脸孔。他手里拿着一根桃花心木的大棒——它是在南美洲一个桃花心木山林里砍掉的。这并不是一件小玩意啦。
  “你是以哪些地方来的?”母亲问。
  “从荒芜的森林中来的!”他说道。“那里多刺的藤条在每棵树的周边创建起一道篱笆墙,水蛇在湿冷的草里入睡,人们在那里好像是不必要的。”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