鹳鸟

  在一个小城市的最结尾的一座房间上,有一个鹳鸟窠。鹳鸟母亲以及她的四个小朋友坐着里边。她们外伸小小头和小小黑嘴——由于她们的嘴都还没发红。在房脊上很近的地区,鹳鸟父亲在直直地站着。他把一只脚缩回,为了要让自身尝点执勤的艰难。他站得多么的直,大家非常容易认为他是木材雕的。他想"我的夫人在她的窠周围有一个执勤的,可有情面了。谁也不会了解,我是她的老公。大家一定认为我是领命立在这里的。这可简直好看!"因此他就再次用一只腿站下来。

  在下面的大街上,有一群小朋友在玩乐。当她们一见到鹳鸟的情况下,她们正中间超大胆的一个孩子——不一会全部的小孩——就唱出来一支有关鹳鸟的古老的歌。但是她们只唱着她们能够还记得的那一点:

  鹳鸟,鹳鸟,快些飞走;去呀,今天你在家里待着的情况下。

  你的媳妇在窠里入睡,怀里怀着四个宝宝。

  大哥,他可能被自缢,老二可能被击败,老三可能被放火烧,老四可能落下跌死!

  “请听这种小孩唱的什么!"小鹳鸟们说。"有人说大家会被自缢和放火烧!”

  “大家不必管这种事情!"鹳鸟母亲说,"大家要是没理,啥事也不会有的!”

  小朋友再次唱着,另外用手指着鹳鸟。仅有一位姓名叫约翰的小孩说嘲讽小动物是一桩罪行,因而他自己不愿意报名参加。

  鹳鸟母亲也宽慰着她的小孩。"大家不必去理睬这类事情。"他说,"大家应当看一下父亲站得多么的稳,并且他還是用一条腿站着!”

  “大家十分担心。"小鹳鸟们同声说,另外将头深深缩近窠里来。

  第二天小朋友们又出去玩乐,又看到了这种鹳鸟。她们刚开始唱道:

  大哥可能被自缢,老二可能被击败——“大家会被自缢和放火烧吗?"小鹳鸟们说。

  “不容易,自然不容易的,"母亲说。"大家可能学着飞;我教大家训练吧。那样大家就可以飞到草坪上来,拜会拜会小青蛙;她们可能在水里对大家行礼,唱起歌:'呱!——呱!呱——呱!'随后大家就把她们吞掉,那才够爽快呢!”

  “那以后呢?"小鹳鸟们问。

  “之后全部的鹳鸟——这我国里全部的鹳鸟——将全体人员结合拢来;因此秋季的大演练就开始了。这时候大伙儿就好好飞,它是十分关键的。谁能飞不太好,大将便会用嘴把他啄死。因此 演练一开始,她们就需要好好学习培训。”

  “到那时,像小朋友们唱的一样,大家便会被打死了:——听吧,她们又在唱了。”

  “大家要听我的话,不必听她们得话,"鹳鸟母亲说,"在此次大演练之后,大家就需要飞到溫暖的国家里去,远远从这里飞走,掠过大山和山林。大家将飞往印度去。那里有三角的石头房子——这种房屋的顶是尖的,高高的伸到云彩里去。他们全名是金字塔式,他们的年纪比鹳鸟能够想像的也要老。这一国家里有一条河。有时候它外溢了河道,弄得全部我国都是泥土。这时候大家就可以在泥土上走,找青蛙吃。”

  “哦!"全部的小鹳鸟同声说。

  “是的!那地区真舒服!大家一天到晚什么事情都无须做,仅仅吃吃喝喝。在我们在那里享清福的情况下,这里的树枝连一片绿叶都没有。这里的气温是那麼冷,连云块都冻住了片状,落下像些稀软的白毛巾片!”

  她的含意就是指雪,但是她没有办法表述清晰。

  “调皮的小孩也会冻住片状么?"小鹳鸟们问。

  “不,她们不容易冻住片状的;但是她们跟那也差不多了。

  她们得待在黑屋子里,愁眉不展。反过来地,大家却飞往国外去,那里的芬芳,有溫暖的自然光!”

  此次之后,有一段时间过去。鸟儿早已看起来非常大,能够 在窠里站立起来,而且远远向四周远眺。鹳鸟父亲每日飞回时一直带著美味的小青蛙、黑蛇及其他能够寻得的鹳鸟吃的美味佳肴。啊!当他在她们眼前玩一些花式的情况下,她们是多么的开心啊!他将头一直弯向小尾巴上来,把嘴弄得亲热地响,像一个小定夺。然后他就说故事给他听——都是有关芦苇地的小故事。

  “听着,如今大家得学着飞!"有一天鹳鸟母亲说。四只小鹳鸟也得摆脱窠来,到房脊上来。啊,她们走得多么的不稳定啊!她们把羽翼伸开来保持稳定。尽管这般,還是基本上掉下去了。

  “请看我!"母亲说。"大家要那样将头翘起!大家要那样把脚伸直!一、二!一、二!你需要想在这里全世界生存下去就得那样!”

  因此她航行了短短一段距离。这种小鹳鸟愚钝地跳了一下。砰!——她们落下了。由于她们的人体过重了。

  “我别飞走了!"一只小鹳鸟说,另外钻入窠里去,"飞不上溫暖的国家里去因为我不在意!”

  “当冬天到了的情况下,你要在这儿冷死吗?你要让这些小朋友来将你自缢,放火烧,烤糊吗?现在我还要叫她们来了!”

  “哦,不必叫吧!"这只小鹳鸟说,另外像其他小鹳鸟一样,又跳到房顶上去了。到第三天她们可以真实飞一点了。

  因此她们就认为她们能够 半空中坐下来,半空中歇息了。她们试了一下,但是——砰!——她们翻下来了,因此 她们又得连忙拍着羽翼。如今小朋友们又来到大街上来啦。她们唱起歌:

  鹳鸟,鹳鸟,快些飞走!

  “大家飞下去把她们的眼球啄出去好么?"小鹳鸟们问。

  “不能,"母亲说,"让她们吧!听我的话——它是更关键的事儿!一、二、三!——如今我们可以往右边飞!一、二、三!——如今我们可以往左边绕着烟筒飞!看,那样飞许多了!

  大家的羽翼最终拍的那一下子很好,十分干脆利落,明日我能准予大家与我一道到芦苇地去!有很多讨人喜欢的鹳鸟家中带著小孩到那里去,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最漂亮。将头昂起來,那样才漂亮,那样才获得他人敬佩!”

  “但是,对那好多个调皮的小孩,我们不对付她们一下么?”

  小鹳鸟们问。

  “她们要如何叫就要她们如何叫吧。当她们冷得哆嗦的情况下,当她们连一片绿叶或一个甜iPhone都没有的情况下,大家将远走高飞,飞到金字塔式的国家里去。”

  “是的,我们要对付一下!"她们相互之间私语着,因此她们又刚开始训练。

  在街上的这种调皮小孩中,最槽糕的是哪个最爱唱讥讽人的歌子的小孩。歌就是他带领唱起来的,并且他還是一个十分小的小孩哩。他还不上六岁。小鹳鸟们毫无疑问地坚信他有一百岁,由于他比鹳鸟爸爸妈妈不知道要大是多少。实际上她们为什么会了解小朋友和大人的年纪呢?她们要在这个小孩的身上复仇,由于带领歌唱的就是他,并且他一直在唱。小鹳鸟们十分发火。她们越长大了,就越不可以承受这类歌。最终母亲只能同意准予她们复仇,可是务必直到她们住在这里我国的最后一天才可以行動。

  “大家得先看一看大家在此次大演练中的主要表现如何?假如大家的考试成绩很坏,弄得大将迫不得已用嘴啄大家的胸口,那麼这些小朋友说的话便是对的了,最少在某一方面是这般!大家一下吧!”

  “是的,你看吧!"小鹳鸟们同声说。因此她们把一切力气都拿出来。她们每日训练,能飞那麼齐整和轻轻松松,即便看一下她们一眼全是开心的事儿。

  如今秋季来临了。全部的鹳鸟刚开始结合,提前准备在大家越冬的情况下,向溫暖的国家飞到。它是一次演练!她们得掠过山林和村庄,试一下她们到底能能飞多么好。他们了解它是一次规模性的航行。这种年青的鹳鸟们作出了非常好的考试成绩,获得了"擅于捉小青蛙和黑蛇"的评价语。这要算作最大的成绩了。她们能够 吞掉小青蛙和黑蛇,事实上她们也那样干了。

  “如今我们要复仇了!"有人说。

  “是的,一点也非常好!"鹳鸟母亲说,"现在我想到了一个最好是的想法!我明白有一个蓄水池,里边入睡很多婴儿。她们等待鹳鸟来把她们送至她们的爸爸妈妈那里去①。这种漂亮的婴儿在入睡做些甜美的梦——干了些她们将来不容易再保证的甜美的梦。全部的爸爸妈妈都期待能获得那样一个孩子,而全部的小孩都期待有一个姐妹或弟兄。如今我们可以飞到哪个水池里去,赠给这些沒有唱过反感的歌或嘲讽过鹳鸟的小孩每个人一个侄子或亲妹妹。这些唱过的小孩一个也不给!”

  “但是哪个开始唱的小孩——哪个调皮的丑小孩!"小鹳鸟们都叫出声来,"大家应当对他如何办?”

  “哪个水池里还有一个死小孩——一个作梦做去世了的小孩。大家就把这个小孩赠给他吧。那麼他便会哭,由于大家带来他一个去世了的小jj,但是哪个好宝宝——大家都还没忘掉过他吧——他说道过:'嘲讽小动物是一桩罪行!'大家将特意赠给他一个侄子和姐姐。由于他的名字称为约翰,大家大伙儿也叫约翰吧!”

  她常说的这话大家都遵循了。全部的鹳鸟都叫约翰,她们如今还叫这一姓名哩。

注解:

  ①依据在荷兰时兴的一个传说,婴儿全是鹳鸟在妈妈孕妇分娩时送过来的。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