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麦

  在一阵大雷雨之后,如果你踏过一块乌麦田的情况下,你经常会发觉这儿的乌麦又黑又焦,仿佛火苗在它上边烧过一次一样。这时候种田人便说:“它是它从电闪获得的。”但为何它会落个这一結果?我能把小鸟跟我说得话对你说。小鸟是以一棵老垂柳那里听说的的。这塑造在乌麦田的周围,并且如今还立在那里。它是一株十分值得尊重的大柳树,但是它的年龄很老,皱褶许多 。它人体的正中间裂开了,草和荊棘就从裂开里长出去。这树往前弯,枝干一直垂到地面上,像细细长长绿头发一样。

  周边的地里都长出小麦,长出裸麦和麦籽,也长出燕麦片——是的,有最好是的燕麦片。当它成熟了的情况下,看上去如同很多落在绵软的树技上的淡黄色金丝鸟。这小麦站在那里,笑容着。它的穗子越看起来丰腴,它就越看起来虔敬,谦逊,把身体垂得很低。

  但是此外有一块田,里边爬满了乌麦。这方面田刚好是在哪株老垂柳的对门。乌麦不象其他小麦,它身体一点也不弯,却颤巍巍地立着,摆出一副自豪的模样。

  “做为一根穗子,我就是看起来丰腴,”它说。“除此之外我都非常漂亮:我的花像苹果花一样漂亮:谁见到我与我的花便会觉得开心。你这老垂柳,你了解有没有什么其他比大家更漂亮的物品吗?”

  垂柳点了点头,仿佛想说:“我自然了解!”

  但是乌麦高兴地摆出一副铁架子来,说:

  “愚昧的树!它是那麼老,连它的腹部都长出草来啦。”

  这时候一阵恐怖的狂风暴雨来临了:原野上全部的花朵,当狂风暴雨在他们的身上历经的情况下,都把自身的叶片卷起来,把自己鲜嫩的首领垂挂,但是乌麦依然高兴地立着没动。

  “像大家一样。将你的头低出来呀,”花朵们说。

  “我不必那样做,”乌麦说。

  “像大家一样,将你的头低出来呀、”小麦大声说出。“风暴的安琪儿如今飞过来了。他的羽翼从云块那里一直伸到路面;你要赶不及道歉,他就早已将你劈成两半了。”

  “对,可是我不想弯下来,”乌麦说。

  “将你的花朵闭起來,将你的叶片垂挂呀,”老垂柳说。“当云块已经开裂的情况下,你不管怎样不必望着电闪:连人都害怕那样做,由于大家在电闪中能够见到天,这一看就会把人的双眼弄瞎的。倘若大家勇于那样做,大家这种土生的绿色植物会获得哪些结果呢?——更何况大家比不上她们。”

  “比不上她们!”乌麦说。“我倒要看看天试一试。”它就是这样高傲而自山河干了。光电掣动得那麼强大,仿佛整个世界都烧起来了一样。

  当极端的气温以往之后,花朵和小麦在这里恬静和清理的空气中站着,被雨洗得焕然一新。但是乌麦却被电闪烧得像炭一样黑焦。它如今变成地里没有用的死草。

  那株老垂柳在风里摇晃着枝干;大粒的水珠从绿叶子上落下,仿佛这树在抽泣一样。因此小鸟便问:“你为何要哭呢?你看看这里一切是那麼让人觉得开心:你看看太阳光照得多漂亮,你看看云块飘得多么好。你没有嗅到花朵和灌木林释放出去的香味吗?你为何要哭呢,老垂柳?”

  因此垂柳就把乌麦的自豪、自傲及其接踵而至的处罚讲给他们听。

  现在我讲的这个故事是以小鸟那里听说的的。有一天晚上我恳求他们讲一个童话故事,他们就把这一件事儿讲帮我听。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