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孩子睡觉的短篇小说寓言故事文字版

【引语】睡前小故事除开能让小孩更了解响声、语汇和語言,说故事还能让小孩在念书期内尽快把握阅读题专业技能,提升她们解决困难的工作能力。对于少年儿童的阅读习惯,短的睡前童话短故事,早已获得了普遍的认同,它能提高真情、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另外还能丰富多彩小孩的专业知识扩张视线。下边是无忧考网梳理共享的哄孩子睡觉的短篇小说寓言故事文字版,热烈欢迎阅读文章与效仿。

  

【篇一】哄孩子睡觉的短篇小说寓言故事文字版:让老虎狮子扬善

  谁都了解,老虎狮子是森林中的老大,猖狂霜道,十恶不赦,怎么可能让老虎狮子扬善呢?

  让老虎狮子扬善小猴便是那么想的,别的小动物都取笑他为什么会有这一想法,劝他不必枉费心机,仅有他的盆友松鼠和小白兔医师适用他,还说要协助小猴子完成这一心愿,因此她们商议好防范措施,并且在中午行動。

  来到下午,老虎狮子的肚子饿了得早就刚开始唱出了洪亮的“空城计”,他跑出洞边,去找吃的,小猴早就走在路上散开一些木刺。老虎狮子刚外出就踩来到一根木刺,痛得哇哇哇哇直叫,痒死我了,谁来救救我,这时候,该松鼠登场了,老虎狮子刚想向松鼠寻求帮助,松鼠就装作逃走,跳到一旁的灌丛里对小白兔说:“该你登场了。”小白兔跳出来,手上挎着个医疗箱,跑到老虎狮子眼前装出一副尊重的模样,说:“老虎狮子老大,你干嘛呢?”老师伸出脚,忍着着泪水说:“把我可恶的木刺扎伤了,疼死我了!”“我帮你把刺拔出,随后这药每日涂三次,创口会渐渐地好起来的。”

  小白兔边买药边说。“气死我了!”老虎狮子发火地说:“如果被我明白到底是谁害了我,我非一口吃完它不能。”小白兔一本正经地说:“老大,别着急,正由于你要吃她们,她们才那样对你,看到你也就逃走,害怕救你,担心被吃完,假如你不要吃动物,做下好大王,没有人会那样对你,并不是更强吗?”老虎狮子点了点点头:“仿佛有点儿大道理,我也听你的吧!”

  从那以后,老虎狮子四处扬善,变成大众都喜爱的老大,小猴子、松鼠、小白兔也变成“山林三超级大明星”。

  

【篇二】哄孩子睡觉的短篇小说寓言故事文字版:秃鹫小妹和癞蛤蟆

  “——呱呱呱——天呀!他是谁在叫啊,确实是不好听了!”

  森林中大伙儿讨论着,秃鹫小妹难过的飞走,秃鹫小妹一直想当一位演唱家,但是没有人喜爱它的歌唱,一块空闲地上,秃鹫小妹慢下来,感觉这儿应当不容易影响到别人!

  已经秃鹫小妹歌唱的情况下,石缝里,癞蛤蟆夫妻已经休闲娱乐的入睡午休,忽然听见有谁在歌唱,他们蹦出来。秃鹫小妹了解是自身的歌唱打扰到了癞蛤蟆夫妻,赶忙致歉说:“简直过意不去癞蛤蟆老先生、癞蛤蟆夫人,就是我打扰到了大家。”

  癞蛤蟆夫妻拍着自身的手掌心说:“你唱的非常好,为什么会打扰到大家,大家夫妻住在这里宽阔四处没有人的地区,你可以飞过来陪大家,归还大家歌唱听,这确实是太棒了。”

  秃鹫小妹羞涩的说:“大家不嫌我唱歌难听?”

  癞蛤蟆夫人说:“大家癞蛤蟆大家族的响声更不好听。”

  秃鹫小妹开心的唱着歌来,越唱越高声,全部的癞蛤蟆大家族都出去听秃鹫小妹歌唱,渐渐地的秃鹫小妹也拥有自身的观众们,秃鹫小妹总算完成了自身的理想,变成了一名演唱家!

  假如找到合适自身自身标准的地区,那麼缺陷也会变为优势。

  

【篇三】哄孩子睡觉的短篇小说寓言故事文字版:一只大雁和家鸭

  很古的情况下,一只大雁和家鸭是姐妹俩,住在南方地区的一个河边上。之后,南方地区的气侯发生了转变,许多 湖水都干枯了,包含他们日常生活的那一个。因此,一只大雁建议飞到北方地区的海滩。

  它是两姐妹第一次远行,家鸭见到一群已经低空飞行回旋的幼鸽,便奇怪地询问道:“亲姐姐呀!大家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飞到北方地区呢?”

  一只大雁回应说:“他们是在手机游戏,并沒有准备飞到北方地区。”

  “我不相信,他们为什么会讨厌北方地区的海洋呢?”

  “不相信你也就问一问他们。”

  因此家鸭渐渐地拍着羽翼,回过头冲幼鸽们喊到:“漂亮的小伙伴们!大家去不去北方地区的海滩呀?”

  一个幼鸽回应道:“那就是一段第一次坐飞机,太艰难了。”讲完,便跟随鸽群落在平原区上,咕咕咕地啄食地面上的谷粒。

  家鸭叹了一口气,追着大雁飞去,飞着飞着,它见到一群灰黑色的野驴。他们有的在沙滩上翻滚,有的在相互之间追求,有的拉着长腔大喊。“我们下来跟他们玩吧?”

  一只大雁回应说:“不好!快飞吧,我们的路途还远得很哩。”

  太阳光降至地底来到,天空中有一阵风吹过。家鸭一连打过好多个寒噤说:“亲姐姐,大家早已飞到北方地区了没有?”

  “沒有。还远着哪。”

  “大家何时才可以歇息呢?”

  “快了。前边有一个小沼泽地,来到那边大家就可以歇息了。”

  他们总算飞来到一个小河边,总算能够 钻到芦苇荡里歇息了。夜深,家鸭忽然被一种什么的声音吓醒了。黑喑的最深处闪着一点点光,慢慢地向两姐妹这里挨近。

  一只大雁猛叫:“快飞起来!”

  家鸭不同意:“太阳光才不久冉冉升起,等天彻底会亮大家再飞吧。”

  “快,快!那不是自然光。”一只大雁讲完,煽动翅膀飞来到上空。

  只听“喀嚓”一声,两根蒲棒断掉。然后一道强光照射到家鸭的身上。一个提着灯的男生,把家鸭轻轻地抓了起來:“我们可以把它养着,冬季就无需出来捕猎了。”

  一个女人摸下家鸭的翎毛说:“我一定好好地喂它。”

  此刻,一只大雁仍在天上回旋,一声声召唤家鸭。家鸭回应了一声:“亲姐姐呀……”

  女性听见后,拍一拍家鸭的脑壳说:“真有意思!它还会继续‘呷呷呷’地叫!”

  一只大雁半空中彷徨了好长时间,也看不到家鸭飞过来,只能独自一人一个朝着北方地区飞到。最终,它总算抵达了这片海洋,过着勤快却自由的生活。

  家鸭呢?一天到晚哪些也无需干,一天天长胖了起來。慢慢地,它飞没动了;之后,它不容易飞走了;最终,它连“飞”是啥也不明白了。仅有不经意记起一只大雁时,它才会可悲而柔弱地叫一声:“亲姐姐呀,亲姐姐呀!”

  因此,一只大雁和家鸭变成了二种不一样的鸟。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