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民和他的老婆

过去,有一个渔民,和我老婆住海边的一所污浊的小渔舍里。渔民每日都釣鱼,他总是钓啊钓的,不肯歇息有一天,他拿着鱼竿坐着海滩,双眼望着清亮的海面,竟就是这样望啊望的,坐着那边一直发愣。

突然,钓鱼钩猛然往下沉,沉得很深很深,都快沉在深海了。等他把钓鱼钩拉上去时,发觉钓起来一条非常大的比目鱼。殊不知比目鱼竟告诉他:“听着,渔民,我乞求你放我一条青山路。我并不是什么比目鱼,我是一位中了法术的白马王子,你如果杀掉我,对你又有多大益处呢?我的肉不容易对你的口感的。请把我放智能回水里,要我行走吧。”

“哎,”渔民说,“你无须那么费口舌。一条会讲话的比目鱼,我为什么会留有呢?”说着,他就把比目鱼放回清亮的水中。比目鱼马上就行走了,背后留有一条细细长长血渍。接着,渔民返回他的小房子,来到他老婆的身旁。

“喂,当家,”他老婆询问道,“今日你什么也没钓上吗?”

“钓上了,”他回应说,“怎么讲,我钓上了一条比目鱼,可他说道他是一位中了法术的白马王子,我也把他放了。”

“难道说你没有提什么愿望吗?”老婆问。

“沒有,”老公回应说,“我该提什么愿望呢?”“唉,”老婆说,“住在大家那样一间污浊的小屋子里,确实是遭罪。你该提期待获得一座好看的小型别墅呀。快点对他说我们要一幢小型别墅,我毫无疑问,他会考虑我们的心愿的。”

“但是,”老公说,“我怎么好再去哪里?”

“唉,”老婆说,“你抓住了他,又放跑了他。他毫无疑问会考虑我们的心愿的,快吧。”

渔民還是不太想要去,可又不愿惹他老婆发火,因此,就要了海滩。

他赶到海滩时,海面绿莹莹发黄,都不像过去那般宁静。他走了以往,立在海湾上说:

“比目鱼啊,你一直在大海底,

恳求你好好请听我说细心,

我捉你放你没提心愿,

媳妇对于此事却不饶又不依。”

那一条比目鱼果然朝他游了回来,询问道,“她要想什么啊?”“嗨,”渔民说,“刚刚我把你逮到了,我的老婆说,我该向你明确提出一个心愿。她不愿再住在哪个小房间内了,她要想一幢小型别墅。”

“走吧,”比目鱼说,“她早已有一幢小型别墅啦。”

渔民便回家了来到,他老婆已已不住在哪个破烂不堪的渔舍里,原地不动上已屹立起一幢小型别墅,她正坐着门口的一条长椅上。老婆一见老公回家了,就拉着他的手说:“快进来看一看。如今并不是许多了没有?”

随后,她们进了屋。小型别墅里有一间小厅面,一间好看的小大客厅,一间干净整洁的卧房、卧房里摆着一张床也有一间餐厅厨房和食材储物间,里边摆着必需的家俱,锡制铜质的厨具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养着鸡鸭鹅的小院子,和一片爬满水果蔬菜的小园子。

“瞧,”老婆说,“不好看吗?”

“好看。”老公回应说,“我们就住在这里,高高兴兴地过生活吧。”

“这一嘛,我们也要想一想,”老婆说。

她们接着吃完晚餐,就发生关系歇息了。

她们就是这样日常生活了一两个礼拜。有一天,老婆忽然时:“听着,当家,这房屋太小了,庭院和园区也太小了。那一条比目鱼能够 送我们一幢更大一些的。我想住在一座石块修建的大城堡里。快去找比目鱼,叫他送我们一座城堡。”

“唉,媳妇,”老公说,“这独栋别墅并不是够好的了嘛?我们干什么非要要住在城堡里呢?”

“胡说八道,”老婆回应说,“你只要去找比目鱼好了,他会彻底考虑我们的心愿的。”

“不行啊,媳妇,”老公说,“比目鱼不久赠给我们一幢独栋别墅,我确实不愿再去找他,他会不开心的。”

“吧,快吧,”老婆大声说出,“他办得到,也愿意那么办。快吧。”

渔民情绪很厚重,原本是不愿去的。他细声地反复地自说自话道:“这不应该呀。”可他還是来到。

他赶到海滩时,海面已不是绿莹莹发黄,已越来越浑浊不清,一会儿暗蓝,一会儿淡紫色,一会儿灰黑色,但是依然很宁静。渔民立在岸上说:

“比目鱼啊,你一直在大海底,

恳求你好好请听我说细心,

我捉你放你没提心愿

媳妇对于此事却不饶又不依。”

“那麼,她要想什么啊?”比目鱼问。

“唉,”渔民说,内心有一些担心,“她想住在一座石块修建的城堡里。”

“走吧,”比目鱼说,“她如今正立在城堡门口呢。”

渔民因此回去走,内心惦记着快一点进家吧。走来到原先的地区一看,那里确实屹立着一座石块修建的城堡,十分宏大壮阔。他媳妇立在阶梯上,正提前准备进来,一见老公回家了,就拉着他的手说:“快,快跟我进来。”

和我他媳妇离开了进来,但见城堡里的服务厅铺着天然大理石;诸多的佣人服侍在那里,为她们开启一扇又一扇的大门口;宫里的墙面色彩鲜艳,精致夺目;屋子里摆着很多电镀金桌椅板凳;服务厅全部的屋子都铺了毛毯;桌子上堆满了人间美味和各种各样珍贵的物品。屋旁还有一个大庭院,院子里设立马棚牛圈,有许多 坐骑和奶牛,一辆雍容华贵的大牛车就停在那里;除开庭院,也有一座漂亮的大花园,公园里盛开了姹紫嫣红的花朵儿,生长发育着不少名贵的水果树;也有一座占地面积有两英里多久的生态公园,里边有鹿啊,野兔子啊这些,凡能想像出去的里边都是有。

“喏,”老婆说,“不好看吗?”

“好看,自然好看啦,”老公回应说,“这充足好了。我们就好好住在这里座漂亮的城堡里吧,总该如愿以偿啦。”

“这一嘛,我们也要想一想,”老婆说,“但是,如今可该发生关系歇息了。”讲完,她们就发生关系歇息了。

第二天早上,老婆先醒过来,这时候更是黎明时分,她坐着床边看得清眼下的原野,富庶漂亮,一望无际。她用胳膊捅了捅老公的腰,随后说,“当家,醒来吧,快一点跟我到窗边来。瞧啊,我们难道说不能当一当这一我国的君王吗?快去找比目鱼,说我们要当君王。”

“哎哟,媳妇呀!”老公说,“我们干啥要当哪些君王呢?

.我不愿干这一。”

“喂,”老婆说,“你不想当,我可想当。快去找比目鱼,告知他说道我务必当君王。”

“唉,媳妇呀,”老公嘟囔着说,“你干啥要当哪些君王呢?

我跟他开不了口的呀。”

“为何开不了口呢?”老婆辩驳说,“快给我快一点去,我非当君王不能。”

渔民只能离开了出来。一想起媳妇非得当君王,内心就觉得非常忧虑。“这不应该呀,这确实不应该呀。”他打定主意想不去了,可他還是来到。

他赶到海滩时,海面一片灰黑色,波澜壮阔,从深海涌动上去的海面释放着恶臭味。他立在海滩说:

“比目鱼啊,你一直在大海底,

恳求你好好请听我说细心,

我捉你放你没提心愿,

媳妇对于此事却不饶又不依。”

“她要想什么啊?”比目鱼问。

“唉,”渔民回应说,“她要当君王。”

“走吧,”比目鱼说,“她的心愿早已完成了。”

渔民因此回家了来到。赶到宫前时,他发觉城堡变大很多,提升了一座高楼,塔的身上有好看的雕镂。一排警备守护在城堡大门口,周边也有很多兵士,门口也有一支乐团,敲着锣喊着鼓。他走入城堡,但见每样物品全是黄金和天然大理石制成的;桌椅板凳下铺着荷兰绒,垂落着非常大的金丝带。一道道的门忽地打开了,这座皇宫随处反映着雍容华贵。他的媳妇就坐着嵌入着成千上万裸钻的伟岸的金王座上,戴着一顶宽敞的金冠,手握着一根用足金和晶石制成的王仗。在王座的两侧,六名婢女一字排开,一个比另一个矮一头。渔民踏入前往对他说:“喂,媳妇,你如今确实当到了君王吗?”

“是的,”老婆回应说,“咱如今便是君王啦。”他立在那边来来回回地扫视着老婆,过了一会儿说:“哎,媳妇,现如今你当上君王,多么的如愿以偿啊,往后面我们就无需再要什么了吧?”

“当家,那可不好,”老婆回应说,心态刚开始心烦起來,“我已经觉得无趣得很,从此难以忍受了。快去找比目鱼,告知他说道我要当皇帝。”

“哎哟,媳妇,”老公说,“你为啥要称帝呢?”

“当家,”老婆说,“快去找比目鱼。说我要当皇帝。”

“哎,媳妇,”老公回应说,“比目鱼无法使你称帝,因为我不愿对他明确提出这一心愿。全部王国就一个皇上呀,比目鱼哪能随意使谁称帝呢?他的确不可以。”

“你在说什么!”老婆高声喝道,“我是国王,你但是就是我的老公罢了。你去不去?帮我立刻去!他即然能够 使我当上君王,他也可以使我称帝。我一定一定要称帝,立刻给我要去!”

渔民迫不得已来到。他在路上时,内心觉得十分担心,边走边想,“这不容易有不得善终的。要称帝!脸面实在太厚啦!

终究,比目鱼便会气愤啦。”

他就是这样一边惦记着一边走,赶到了海滩。但见海面一片墨黑,浑浊不清,不但奔涌翻滚,泡沫塑料溅出,并且飓风一阵阵,令渔民觉得提心吊胆。但是,他還是立在海湾上说:

“比目鱼啊,你一直在大海底,

恳求你好好请听我说细心,

我捉你放你没提心愿,

媳妇对于此事却不饶又不依。”

“她要想什么啊?”比目鱼问。

“唉,”渔民回应说,“她要称帝。”

“走吧,”比目鱼说,“她已当到了皇上。”

因此,渔民回去走,进家时一看,这座城堡都由碾磨打磨抛光的天然大理石垒砌,熟石膏浮雕图案和足金装饰设计四处由此可见。城堡门口,兵士们已经列队行进,号角声,锣鼓声,振聋发聩。在城堡里,男爵、伯爵跑来跑去,各个一副奴才相。足金锻造的房间门为他一道道开启,他走入一看,老婆正坐着王座上,王座用一整块黄金煅造而成,有千余英寸高。她戴着一顶宽敞的金 冠,足有三码高,上边嵌入着成千上万珠宝首饰;她一只手上握着皇仗,另一只手托着金球。在她的两边,站着多列侍者,一个比一个矮,最大的看起来像个超大型巨人,最矮的是个小矮子,都还没他的手指大。她的眼前侍立着许多 王孙皇室。

渔民离开了以往,立在她们的正中间,讲到:“媳妇,你这次确实称帝啦?”

“是的,”她回应说,“我确实称帝了。”

渔民向前挪动了两步,想好好地看一下她。看过一会儿,他说道:“哎,媳妇,你当到了皇上,简直太妙啦!”

“喂!”她对渔民说,“你要站在这儿发什么呆?现在我当到了皇上,而我还想当修女。快去找比目鱼对他说。”

“哎哟,媳妇,”渔民说,“你到底想当什么啊?你当不上修女。在全部天主教全球修女只有一个呀,比目鱼没法使你当修女。”

“我的老公呀,”他说,“我要当修女。快吧!我今天就需要当修女。”

“不好呀,媳妇,”渔民回应说,“我可不愿再去告知比目鱼这一啦,那不好,那过份啦。比目鱼没法给你当修女的呀。”

“好了,别再胡说八道啦!”他说,“他即然能要我当上皇上,他自然也就可以要我当修女了。立刻去!我是皇帝,你只不过是就是我的老公罢了,你立刻就要!”

渔民心惊胆战,只能来到。他在路上,觉得浑身发软,两腿发抖。发抖不仅,海边的山顶狂风呼啸,黑云滔滔,一片昏黑。落叶沙沙作响,海面像沸腾了似的波涛汹涌,持续敲打着他的靴子。他远远看到一些船舶在狂涛中晃动跳荡,燃放烟花着求助的数据信号。天上一片红火,而且愈来愈红,只外露正中间一点儿深蓝色,仿佛一场狂风暴雨即将到来。渔民立在那边,全身发抖,讲到:

“比目鱼啊,你一直在大海底,

恳求你好好请听我说细心,

我捉你放你没提心愿,

媳妇对于此事却不饶又不依。”

“她要想什么啊?”比目鱼问。

“唉!”渔民回应说,“她要当修女。”

“走吧,她已当到了修女。”比目鱼说。

因此,渔民回去走,进家时一看,一座主教堂屹立在那里,周边是几座城堡。大家正席卷而来拥堵着往里走。主教堂里点燃上千支焟烛,照得四处透明明亮,他媳妇全身上下配戴着黄金,坐着更更加大的王座上,头顶戴着三重特大金冠。教會中的诸多贵显拥簇在她的周边,她的两边竖起着两行大焟烛,较大 一根大得如同一座伟岸的宝塔面板,而最少的一根则跟一般的焟烛类似。天地全部的皇上和君王都跪在她的眼前,兴高采烈地吻她的靴子。

“媳妇,”渔民看见他说,“你如今真的是修女了吧?”

“是的,”她回应说,“我是修女。”

说着他凑上前往,好好地扫视了一番,觉得她像夺目的太阳光一般,辉煌灿烂。看过一会儿以后,他说道:

“媳妇,你当上修女,这可实在太伟大啦!”可她呢,坐着那边泥雕木版画一样,一动不动。

然后他又说:“媳妇,你早已当到了修女,这次可该考虑了,不太可能也有比这高些的哪些啦。”

“这一嘛,我都得想一想,”老婆回应说。讲完,她们就发生关系歇息了。但是,她還是觉得不符合,她的欲望在不断澎涨,贪婪使她很长时间不可以入眠,她想来想去,想自身还能变成哪些。

老公由于大白天跑了那么多的路,睡得又香又沉,可老婆呢,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不断地考虑到着自身还能变成哪些,却如何也想不出来,因此 整整的一夜没能入睡。这时候,太阳光即将出来,她看见黎明曙光,一下从床边坐站起来,望着窗前。通过对话框,她看到一轮红日冉冉上升,突然造成了一个想法:“嘿嘿!我难道说不应该对星星和月亮作威作福吗?”“当家,”她用胳膊捅了捅老公的腰,讲到,“快起來,去找比目鱼去,对他说我想操纵星星和月亮。”

老公睡得糊里糊涂的,一听她这句话,吓得从床边滚了出来。他认为是自身看错了,就揉了揉眼睛,大声地问:“媳妇,你觉得什么来着?”

“当家,”他说,“如果我不能对星星和月亮作威作福,要她们升她们就升,要她们落她们就落,我也无法活了。我想按自身的意向要她们何时冉冉升起,要不然我也无法有一刻的平静。”

她极为凶悍地瞪着老公,吓得他不寒而慄。

“快点!”她叫喊起來,“我想变成星星和月亮的主人家。”“哎呀呀,我老婆呀!”渔民跪在她眼前说,“比目鱼办不成这一呀,他只有使你变成皇上和修女。好好地想一想,我求你啦,就当修女算啦。”

一听这句话,她火冒三丈,脑壳上的秀发随后飘扬起來。她拉扯着自身的衣服裤子,向着老公重重地踢了一脚,冲他大声喊叫道:“我从此难以忍受啦!我从此难以忍受啦!快给我快点!”

渔民赶快穿上衣服,发狂一样跑了出来。

外面已经是狂风呼啸,刮起来他脚都站不住了。一座座的房子被吹倒,一棵棵树木被吹翻,连山岳都会震颠着身体,一块块的岩层滚下来在海洋中。天上雷鸣电闪,一片漆黑,海洋刮起滔滔的灰黑色惊涛骇浪,浪头有山那麼高,浪尖上涌动着白沫子。

渔民嘶声力竭地喊到:

“比目鱼啊,你一直在大海底,

恳求你好好请听我说细心,

我捉你放你没提心愿,

媳妇对于此事却不饶又不依。”

“那麼,她究竟要想什么啊?”比目鱼问。

“唉,”渔民回应说,“她要想当星星和月亮的主人家。”

“走吧,”比目鱼说,“她又再次住进了哪个破渔舍。”

就是这样,她们一直在那里日常生活到今日。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