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舞的引诱,让我与老公爱无能

(一)一不小心,我掉进了夜晚里

“想象一下,你与一个生疏的男生已经舞场里翩翩飞舞,全部的灯光效果忽然全灭了,四周漆黑一片。黑暗中有很多事将会会产生——要是你愿意,他也想要……”这不是歌厅招揽消费者的广告宣传语,只是“黑舞”俱乐部队组员邀请新组员的“创口”。
我第一次听闻这一“创口”,是在大学同学丁漪的家中。在我不可多得的盆友中,丁漪与我的关联归属于“相互全透明”的那类。
 2005年五月的一天,我忽然收到丁漪的电話,要我马上到她家中去。
到丁漪家时,丁漪把家中的灯全拉灭了,随后像朗读散文诗一样附在我的耳旁说:“想象一下,你与一个生疏男生已经舞场里翩翩飞舞……”丁漪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将我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用劲在她的手臂上拧了一下:“你搞哪些明堂!快说,究竟有什么事?”
      “哪好,我先询问你一个难题,你务必老实巴交回应。”丁漪将我拉到沙发上坐着,看起来很激动,“除了家中的这位,你有没有想过其他男生?例如你一直在街上与一个生疏的男生擦身而过,他健步如飞的模样惹来你一些面热心跳的遐思……”
“想过又如何?并不等于确实会去做啊!”我隐隐约约觉得到,丁漪好像要将我引进一个填满引诱而又十分风险的全球。难道说她想帮我详细介绍恋人?那她全看错人了!我虽 不是什么气质女人,但也不属于那类“拿得起放得下”的女性。我与老公当初爱得奋不顾身,尽管伴随着岁月的消逝,当初的热情早已逐渐冲淡,但老公依然一件事贴心能加,六岁 的闺女聪明听话,生活过得宁静而祥合。
“想过就行,我陪你去报名参加一次晚会,确保给你大开眼戒,但是你安心,到时如何处理,彻底由你自己决策,没人逼迫你。”很多年的宁静要我拥有一点期待转变的思绪,因此我糊里糊涂地跟丁漪赶到一家全名是“情人岛”的歌厅。
进门口,丁漪嘱咐我:“不必将你的私人信息,包含名字、企业、电話告知所有人,它是规定!”
歌厅里灯火辉煌,男人和美女大概有三四十人,以三十岁至五十岁的成年人占多数。和其他歌厅不一样的是,这儿见不上二十岁上下的年青人。
俩位男性各邀我跳了一支舞,十几分钟过去,啥事都没有产生。第三支歌曲传来时,把我一位看起来要比我小八九岁的男性请入舞场。他相貌不错,身高高高的 的,戴着近视眼镜,腮帮长出密密的胡须,看起来非常有男子气概。大家刚跳了约三分钟,舞场里的灯忽然所有灭掉了,四周的窗户被很厚纱帘裹得严实,透不进一点 明亮,仿佛瞬间,场中全部的人都被黑喑吞掉了。
“发生什么事事?是否停电?”我心怦怦直跳,赶快门把从络腮胡子男生的肩膀抽出来,提前准备离场。可另一方却将我渐渐地紧抱,他的胸口压来到我的胸部上,我 猛然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全身上下停不住一阵颤栗。我觉得喊,可整场静得听不见一点气息,只能用挣脱来表明自身的强烈抗议。但我的挣脱徒劳无益,另一方太强了,他仅用 一只手就将我紧紧圈起,另一只手刚开始抚摩我的肩臂、腰腹部和屁股……我本来肌肉僵硬的身体越来越愈来愈绵软,最终竟终止了挣脱。虽然我的心里怕得要命,我乃至一个 劲地训斥自身:“夏雨,你不要脸!你为什么还不动?”
这时我已猜到丁漪常说的令我“大开眼戒”的是什么原因,另外也回忆起她告诉我过的“没人逼迫你”这话。我放低响声对络腮胡子说:“我不懂这儿的规定,你要 不要啊,否则我也喊了。”络腮胡子终止了姿势,他有点儿不敢相信地跟我说:“你是第一次来?”获得毫无疑问的回应后,他马上向我致歉:“抱歉,刚刚多有惹恼。”
挣开络腮胡子的怀里,我逃也似的往外场走,黑暗中连续撞了很多人,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灯又忽然全会亮,再看场中,大伙儿仍然在伴随着歌曲的节奏舞蹈,仿佛啥事都没有产生。

(二)安全性外遇”不安全,“三不”感受招来一匹“谦谦君子狼”

我对自身的此次“过错外遇”心存内疚,返回家时,我不断地家务劳动,想在繁忙中忘掉刚刚的那一幕。
但一些事儿是无法忘记的,要是一闭上眼睛,络腮胡子强有力的相拥便会出現在脑海中里,搅得我心神不安。照理说,我确实不应该有这类非分之想,老公不管相貌风采還是能 力影响力,都算得上是百里挑一。车辆、房屋、金钱,大家这一家该有的都是有了,唯一缺乏的,好像仅有热情。相信自身是喜欢老公的,殊不知十年八年地爱出来,我的 爱一天一天失去活力,每星期一次的“工作”就好像客客气气,简单而枯燥……
我勤奋抑制着一颗按耐不住的心,却没法赶走络腮胡子交给记忆里。总算,一个星期后,我独自一人第二次走入了“情人岛”歌厅。进门口,我为自己立过了三条规定:仅仅你情我愿,决不来确实;离场后已不和他人讲话,以防缠夹不清;感受两三回就停手,别让自身用情太深过深。
在愧疚、害怕和激动中挺过了悠长的一个星期后,我第三次赶到“情人岛”。此次又遇上了络腮胡子,络腮胡子之前十分诚挚的致歉帮我留有了好感度,当熄灯舞曲音乐传来时,我俩好像拥有一种心有灵犀,另外站起向另一方走去。
灯亮了后,我不敢看络腮胡子的脸,低下头满不在乎地往歌厅外走。想不到刚出歌厅大门口很近,络腮胡子就从后追了上去。
“我免费送你现在还好吗?”络腮胡子的眼光照射眼睛,如同钢钉一样,要我觉得担心。我结结巴巴地告诉他:“别,别,你走你的路,别跟着!”
      “我的名字叫刘进,你叫什么?”络腮胡子仍然蛮横无理。
“并不是不许互留名字吗?就别纠缠不清我!”我一路小跑步解决了络腮胡子的纠缠不清。
2005年10月4日早上,老公外出不久,家中可视门禁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我一摁按键,一张令我害怕恐惧的脸孔出現在显示屏上。为什么会是他——络腮胡子!我猛然觉得手脚冰冷,好像末世就需要到来。
“你是出来跟我到外边去谈呢?還是要我上来到你家中谈?”络腮胡子一副肆无忌惮的模样。
“别,你别上来,我下来。”我急忙穿了一件衣服,叮嘱闺女老老实实地在家里绘画,随后急充充地下楼梯。我追随络腮胡子赶到一个清静的地区,迫不急待地问起:“你到底要想做什么?”
“做什么?你十几天没去歌厅,显而易见是不愿见我。我不愿意我们就是这样完毕,因此来约你。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如果你跟我真,我们的关系再进一步,我决不能辜负你,失望攒够了……”
“你作梦!你如果再搔扰我,我也警报!”
“那么你报好啦。老实巴交对你说,我还在家里楼底下早已蹲点了好几天,因为你在哪个企业工作,何时下班了,因为我了解你老公在哪里工作,我都了解你有一个六岁的女 儿,你如果能迁就我喜欢你的一片苦心,诸事皆休;否则,你的龌龊事迅速便会被你老公了解,被你企业的人了解,你估量着办吧!”原先,那一天我离开歌厅时,络腮 胡一直打的跟在我后边。
“蛮横无理!无赖!奸险小人!”我自身能想出去的全部狠毒词句詛咒着眼下这个男人,却又对他万般无奈,我只能同意过几天给他们回应。
      “哪好,三天后我们在‘情人岛’碰面。”
络腮胡子走后,我将自身关在屋子里思索防范措施。不可以就那么让络腮胡子反咬一口,怎么办呢?拥有,络腮胡子可以追踪我,我为什么不可以追踪他呢?
我马上付诸实践。侦察的結果要我大吃一惊,络腮胡子居然是一名再大的公司总裁!那样一个有真实身份的人,如何看起来像个蛮横无理?
三天后,我将一个配有络腮胡子企业资料的大信封袋交给了络腮胡子手上。从那时起,他再也不会来搔扰我。原以为自身获得了根本性的获胜,开心闲暇,那颗熟睡已久的心又刚开始躁动躁动不安起來。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