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兹的险遇

(手执锤子的雷神托尔) 


看那将士,宣誓誓词了的亚萨园的保卫者
智勇双全的海盜,弓弩之王
山体滑坡冲激出来的奔涌浪涛
狂暴地吞没已过,达兹的肩上
----诺斯里 《埃达》 

亚萨园的能量之王在与超大型巨人的长期性作战中,也常常会出现一些险遇,非常是对他十分害怕的巨大家可望不可及地找寻他手无寸铁的情况下,欲意迫害与他。可是,即便不是那假话神锤密尔纳的杀伤力,达兹也常常以他的仙力实现梦想,厚重地严厉打击超大型巨人。有一次,亚萨神中躁动不安的洛奇借了芙蕾雅的灵物“鹰的羽衣”,飞出了亚萨园到外边好奇。当他飞临巨人国约特布拉肯的某点时,发觉了一座非常大也很奢华的城堡。博学多才的洛奇几乎也不知道此处还有那样一处好的所属,禁不住十分奇怪地飞来到城堡周围,从伟岸的窗子外边向里窥探。住在这里座城堡的是超大型巨人吉洛德和他的2个善于妖术的闺女,父亲和女儿三位在约顿海姆也是一方之霸,极具整体实力。
当吉洛德在城堡中见到窗前有一只硕大无朋的鹰已经向里窥探的情况下,便觉出事儿的诡异,马上命佣人们出来抓住这头大鹰。超大型巨人的侍从们以便把握住它,十分费劲地为高高地窗子爬去。洛奇见到这种可伶的侍从在墙壁爬得气喘嘘嘘,感觉十分搞笑,便有心不慌着飞走,停在那里挑逗她们。但是当洛奇再无余地,振翅欲飞的情况下,却早已晚了,早已爬得靠近的佣人们忽然地把握住了他的羽衣。洛奇被送到超大型巨人眼前时,妄图用他的特长混蒙通关,当吉洛德讯问时,他還是假装一头可怜的鹰的模样,熟视无睹,置若罔闻。缺憾的是超大型巨人吉洛德早已看透了他的伎俩,却也不一样他多讲空话,让佣人用一只小箱子把他锁了起來,随后扔入黑暗冰凉的地下室。
三个月后,洛奇被从小箱子里放了出去,送到了吉洛德眼前。这一次,被囚禁和挨饿摧残了三个月的洛奇不需要讯问,便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由来招供出来了。做为逃跑的成本,洛奇向超大型巨人立誓要让达兹手无寸铁地到约顿海姆来一趟,以让巨大家在他沒有神锤和能量之带的状况下进攻他。洛奇逃往亚萨园后,对诸神随意编了一个谎言,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产生。数日之后,达兹象一般一样让洛奇同他一起前去修真和超大型巨人战斗,洛奇感觉时机已到,当然欣然前往。可是,当他随同达兹来到巨人国约顿海姆的情况下,却趁达兹不留意之机偷了达兹的神锤、能量之带和铁手套,桃之夭夭了。达兹受了洛奇所欺,万般无奈地来到他的恋人,超大型巨人中的女英豪格莉德家,暂求一宿,共度良宵。格莉德在温暖闲暇,告知了达兹相关超大型巨人吉洛德要与他为敌的事儿,而且把她自身的能量之带和铁手套出借了达兹,以使他抵挡强劲的对手吉洛德。
第二天一早,达兹就道别恋人,前去超大型巨人城堡的所属走去,心头惦记着要怎样给这一阴险毒辣的超大型巨人找点不便。达兹离开了很近,路程前边出現了一条大河,看起来十分宽敞。达兹系住女巨人的能量之带,把行李箱绑成一团,慨然地涉水过河。可是,当达兹涉到江河的正中间时,河流忽然涨了起來,奔涌地淹已过他的肩上。此刻,达兹仰头发觉超大型巨人的一个闺女正分腿立在河的海峡两岸,用妖术扇动河流不断往增涨,妄图把沒有武器装备在身的达兹溺死在河里。见到这一点后,达兹忿然地从河底摸上一块大石头,用劲向超大型巨人之女掷去。超大型巨人之女被打中后仓惶逃走,而达兹也马上涉来到岸边,把握住一丛灌木丛,爬上了堤岸。达兹抵达了吉洛德的城堡后,超大型巨人虚情假意地盛情款待了他,而且马上让佣人把达兹送到一个酒店客房中,让不远万里的达兹稍事休息。达兹所进的酒店客房,尽管极为奢华,却只在中间有一把椅子。达兹也没加思考,便坐着了桌椅上。
没想到他不久坐着,这把桌椅竟忽然升了起來,并以很快的速率带著达兹向高高地房顶撞去。达兹反映回来之后,立刻健身运动仙力,用全身上下的能量向往下坠去。亏钱女巨人的能量之带系在的身上,达兹传出了巨大的力量,把桌椅压返回了路面。殊不知就在桌椅落地式之时,桌椅下边传出了物品的碎裂声和一声厉声惨叫。原先,更是超大型巨人的两个女儿躲在桌椅下边装神弄鬼,用法力提高桌椅,妄图把达兹立即送进人间天堂。悲剧的是达兹的仙力不但把桌椅压回了路面,并且还同时压断掉他们的背脊骨。恼怒的能量之王直接冲破酒店客房,赶到超大型巨人城堡的服务厅中。吉洛德已经用汪汪狗的烈火锻练一种神器,提前准备用于应对达兹。他一看到达兹忽然冲入服务厅,恼怒地为他逼来,了解暗害他的方案又告东窗事发,便举起在烈火中炼得又红又热的铸钢件向达兹掷去。
达兹恰好戴着从超大型巨人恋人那边拿来的铁手套,一把接到了铸钢件,多管齐下过肩上,瞄向吉洛德。吉洛德一看达兹抓住了铸钢件,然后回掷回来,吓得心神不安,赶忙闪狙躲在一块很厚不锈钢板后边。达兹吹拂胳膊,用劲向不锈钢板掷去。結果,能量之王的这一掷,使这方面铸钢件穿透了厚不锈钢板,穿透了超大型巨人的胸口,也穿透了城堡的大墙,远远落在了城堡外边的山坡上。达兹在沒有神锤密尔纳的状况下,仍然轻轻松松地击倒了健壮而阴险毒辣的超大型巨人吉洛德,压断掉他的两个女儿的背脊骨。如今,他回身往亚萨园走去,脚步坚定不移而强有力。能够 坚信,他在亚萨园中的这位盆友洛奇,少不得要因此吃些酸心了。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