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石心肠的洛奇(下)



兴高彩烈的洛奇摆脱大小作坊很近,迎面而来遇上了胡特尔第的另一个孩子布洛克。他禁不住神气十足地吹捧起手上的三件宝贝来,而且对布洛克说:“听说大家胡特尔第的孩子里边以你的亲哥哥辛贝尔格莱德知名度较大 ;你看一下我手上的这三件宝贝,铁匠铺辛贝尔格莱德还有本领,也许也做出不来和这种宝贝一样奇妙的物品快来?”
“做得出去又怎样呢?”布洛克看起来对他的亲哥哥满怀信心,反诘洛奇说。洛奇因此信口雌黄地同布洛克打赌,假如铁匠铺辛贝尔格莱德可以打造和这三样宝贝一样奇妙的物品来,洛奇就把他自己的项上之头奉赠给这一矮子。两个人随后连袂赶到了辛贝尔格莱德的石洞小作坊,和他表明了前因后果。辛贝尔格莱德是个寡言少语的矮子,在听后她们打赌的事项后,肯定了一下就开始工作了。他从容不迫地举起一块猪肉皮丢入锻练炉中,随后就回身摆脱了石洞小作坊。在外出以前,他嘱咐布洛克要不断带动风箱,在他回家以前肯定不可以终断,以让炉内中的烈焰自始至终熊熊烈火。辛贝尔格莱德一离去小作坊,就会有一只凶狠的蚊虫飞过来停在布洛克已经触动风箱的手里,而且重重地咬着他手里的肌肤。可是布洛克铭记着辛贝尔格莱德的嘱咐,无论蚊虫咬得多凶也不断下拉风箱的工作中,熔炼炉中自始至终火光熊熊。
迅速,辛贝尔格莱德返回了铁匠铺小作坊,从炉中取下了一头山猪。山猪全身上下的软毛全是黄金的,发着璀璨的霞光。然后,辛贝尔格莱德又往火炉里扔进来一块黄金,再度回身摆脱山洞,也再度叮嘱布洛克一定要在他回家以前不断带动风箱。洛奇见到辛贝尔格莱德竟然轻松地把一块破猪肉皮练成了一头带金鬃的神密山猪,刚开始给自己的项上之头担忧起来了。因此,辛贝尔格莱德一外出,洛奇又变成了一只蚊虫飞来到布洛克的脖子上,刚开始恶狠狠地咬他。布洛克一心一意地拉着风箱,尽管颈部被蚊虫咬得疼痛难忍,但還是坚持不懈着不断着手来,一直到辛贝尔格莱德再度返回了山洞小作坊里。这一次,辛贝尔格莱德从炉中取下了一只闪闪发亮的黄金镯子。 
     最终,辛贝尔格莱德把一块铸铁放入了烈火当中,仍然神密程度出了小作坊。洛奇以便挽救自身脖子上的脑壳,此次变成了一只又大又凶的蚊虫,停在了布洛克的眉目中间。这只蚊虫以便影响布洛克拉风箱的工作中,丝毫没有留情地咬后矮子眉目中间的皮和肉。布洛克忍着着痛苦,一刻不停地带动风箱。最终,他的眉目被蚊虫咬得体无完肤,血水从创口流出去,沾住了他的眼睛,使他基本上全都看不到了。
无可奈何,布洛克在恨之入骨的状况下,只能抬腕擦了一下双眼,驱逐走这可恨的蚊虫。就在他终止带动风箱的那一瞬间,炉内中的火苗陡然越来越很弱出来了。恰好此时辛贝尔格莱德一步迈进了石洞。虽然是在冶炼即将结束时火情才变弱了一下,矮子国中最知名的匠人辛贝尔格莱德对他的侄子還是十分不满意,高声责怪布洛克不应该停住拉风箱的手而去驱逐哪些撞鬼的蚊虫。最后一次,辛贝尔格莱德从炉内中取下了一把锤子。锤头并不精致,却看起来十分牢固。辛贝尔格莱德因此把锤子、金手镯和金鬃山猪一并交到了布洛克,让布洛克带著他们和洛奇同去亚萨园,由奥丁、达兹和夫雷三位神祗来评定他们和洛奇手上的三件宝贝对比孰优孰劣。
洛奇和布洛克来到亚萨园时,诸神正好在奥丁的城堡里集聚着。洛奇最先将黄金秀发交到了达兹。西芙戴上假发套后,不但看起来彻底同确实秀发一样,并且看起来更为漂亮和容光焕发。达兹因而觉得非常令人满意,临时也也不提前准备拆开洛奇的骨骼了。
洛奇又向奥丁奉上了矮子们为他打造出的长矛。这杆长矛是全球最锋利的武器装备,一切巨盾都没法抵御,并且一旦抛掷下手,绝不会错过了总体目标。洛奇又把神船交到了夫雷,从今以后夫雷就拥有一条能伸缩后放到袋子中,而开启又容纳下百万雄兵的宝船。然后,矮子布洛克向前献上了他的宝贝。
他最先赠给奥丁的是那只闪闪发亮的金镯子。这只看起来一般的金手镯事实上基本上是一个聚宝盘,它每过九个夜里就能长出八只一模一样的镯子。奥丁兴高采烈接到了镯子,而且之后又为夫雷的浪漫求婚和巴尔德尔的丧礼常用。
随后,布洛克向夫雷奉上了金鬃的山猪。这只山猪可以曰曰夜夜地新款奔驰,不但可以超越层峦叠翠,并且也可以飞跃深海和湖水。在黑夜中骑着它新款奔驰时,它头顶的金鬃会传出光辉,把路面点亮得好似白天。最终,布洛克把那把锤子交到了达兹,而且告知达兹说,这把锤头是乾坤之中最强有力的武器装备,当达兹用劲把它掷向总体目标时,任何东西都将不堪入目设一击。而不管达兹把它掷得多远,在中靶后,它都是全自动地飞往达兹的手上。和夫雷的宝船一样,达兹的这把神锤还可以越来越不大,小到得以潜藏在他的胸脯而不被对手发觉。
殊不知,因为在冶炼的最终环节洛奇用计影响了布洛克拉风箱的工作中,这把神锤因此有一个小小缺点,那便是它的把手稍为短了一点,多亏并不危害它充分发挥杀伤力。历经探讨,奥丁、达兹和夫雷三位亚萨神一致觉得,在全部的宝贝中,以辛贝尔格莱德弟兄赠给达兹的神锤更为优秀,由于日日夜夜和巨大家开展作战的亚萨神恰好必须那样一件强有力的武器装备。能量之王达兹拥有那样的一把神锤,恰似猛虎添翼,不但可以合理地护卫神国和世间,并且能大大的地提升亚萨园的威望。
因为除开神锤之外,别的的全是惟妙惟肖的宝贝,无法分离出来胜负,亚萨园的三位领导者最终公布洛奇和矮子弟兄的竞赌以辛贝尔格莱德和布洛克为胜利者。洛奇要以竞赌时的誓言为信,向她们交货竞赌之物。针对他的亚萨神弟兄那样易如反掌地就把他的很大头部判给了矮子,洛奇一点也不觉得惊讶。相比这三位来,别的的亚萨神想找机遇治他的情绪或许也要急切得多了。机敏喜怒无常的洛奇镇定自若地刚开始和布洛克商议,要用奇珍异宝来赎出他的脑壳。他揣测奇珍异宝对爱财的矮子而言,要比取走他的脑壳要性价比高得多了。可是让变为蚊虫的洛奇咬得遍体鳞伤的布洛克却一口拒绝了他的提议,非得取出他的项上之头不能。
洛奇一看糟糕,三十六计走为上,仗着他有一双一日千里的神行鞋,拔脚就跑。却没想到受了矮子益处的达兹刚正不阿地一举把他抓了回家,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要保持公平。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时,洛奇又心存一计,宣称他这脑壳看来是要不了了,也就只有由着矮子割下;但是打赌的情况下他可沒有说连颈部也一并赌上。因此 ,在这么多讨回公道的高手眼前,布洛克假若确实要割他脑壳得话,切勿把他的颈部割走一星半点。
矮子布洛克当然没有办法只割走洛奇的脑壳而不拖累一点他脖子上的皮和肉。因而,持械的矮子就提前准备把洛奇这张甜言蜜语的嘴唇切割成很多残片,此后不能他胡说八道。可是或许是洛奇脸面过厚的原因,他的嘴巴竟刀割没动。布洛克无可奈何叹道,假如他手上有辛贝尔格莱德的小尖钻在握就好了,能够 钻透这两块厚颜的嘴巴。他的话刚说完,辛贝尔格莱德的尖钻早已扎在了洛奇的嘴巴上。布洛克因此就用这尖钻扎洞,一针一线地把洛奇的嘴巴缝了起來。洛奇的此次捉弄和竞赌,让西芙伤心了一场,自身也受了一些皮和肉之苦,但却给亚萨园产生了很多稀世珍宝。因而,当许多人散去,洛奇用牙咬开缝着嘴巴的线丝后,他离开的步伐看起来还很有点儿神气十足。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