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魂香的江湖-民间寓言小故事

返魂香的江湖-民间寓言小故事 南宋惜春时期,浙北灵山有一个宁香阁。店主是一位名叫刘湘南的年轻女子,擅长烧香。她制作了各种香火,香火浓郁持久,其独特的制作工艺是江湖上的必备之物。法院几次试图把她招进皇宫技术中学来充实皇室,但连一个人影都找不到。江湖上盛传刘湘南只见命中注定的人,她女儿可能不会邀请她。

我笑了。没那么神秘。我只是束手无策。我只是生活在这个险恶的江湖中。至于为什么被人养大的愚者没有找到我,可能是宁香阁的位置太偏僻,没人注意。现在皇帝昏庸,物价飞涨,我宁愿拥有一套完整的房子,每天赚更多的钱。

丁管家正想着,进来恭敬地说:“小姐,我们有客人。”我赶紧起身收拾衣服,跟着他走出内厅,一眼就看到了一对年轻男女。男人打扮成学者,领口和袖口都绣着精致的竹叶图案,可以看出那是一根细丝线,鼻梁笔直,看起来像一颗星星,手势之间有一种潇洒的神气。这个女人温柔贤惠,长长的深棕色头发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她的眼睛很聪明,她穿着一件精致的猩红色刺绣连衣裙,静静地站在他身边。看他们的样子,爱在城市里,他们一定是恋人。

原来是个大客户。我暗暗高兴,但我还是小声地问:“你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我想知道我能为这个小女孩做些什么?”那人欠身道:“项小姐,这位是赵,下山来见傅乾山。我们这次来是想请香小姐给我妈妈做一个香水。香小姐调不了。”“哦?”我一扬起眉毛,“什么香味,你想听听吗?”

他慢慢吐出三个字:“为爱而死。”

我很惊讶。近年来,虽然很多顾客来订购香料,但很少有人知道我可以让爱情死去,据说这能让人起死回生。我说据说我自己没有尝试过,但我父亲在世时告诉我如何制作这种香料,但我不知道它是否真的有效。

当然,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能拆掉自己的台面呢?我只好装出深沉的样子,低声说:“这种香味很贵。你真的愿意试试吗?”傅乾山犹豫了一下,赵兰若挽着他的胳膊说:“当然,只要能治好你姑姑,银子不成问题。”

我没有时间去想它。傅千山早已指着门:“香小姐,轿子准备好了。”

我一坐上这粉红色的轿子,就马不停蹄地走了三天三夜,来到了繁华的临安城,走进了雄伟的赵。我从王宓的仆人那里得知赵若兰是君主的女儿,也就是在位时的君主。傅千山原本是个穷书生。一年前,他妈妈陪他去北京参加考试。然而,当他来到临安时,傅的母亲染上了一种怪病。当傅千山碰巧溜出县时,她被他的才华所吸引,带着他和他的母亲来到皇宫,寻找名医来医治傅的母亲,但是没有人能救她。

傅千山是一个千古罕见的孝子。他下定决心不治好他母亲的病,不让他母亲看到自己结婚了,而且他从未和兰若结婚。然后有人提出了一个建议,说我可以为爱而调整死亡,让人们起死回生,这是之前的场景。

我推开乌木门,听到它发出长长的“吱嘎”声。一位老妇人静静地躺在精致的红木床上,呼吸平稳。她走近去看她,脸色红润,似乎睡着了。傅千山说,他妈妈自从生病后就一直这样。她从未醒来,但她是一个活着的人,而不是一个死去的人。我听说为爱而死有起死回生的效果,所以我想让为爱而死试试。

我伸手摸了摸老人的手。虽然老人身上布满了深深的褶皱,但却是干燥而温暖的。我又摸了摸她的喉咙和额头,傅千山奇怪地问:“香小姐还会医术吗?”我摇摇头:“哪里!只是虽然熏香是雕刻昆虫的一个小技巧,但它会因人而异。了解老太太的情况,我可以更准确地选择剂量。”说完,我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但他赶紧低下头,好像在躲避我的目光。

从那以后,我天天换衣服、洗手,烧香不仅讲究材料、加工和配伍,还讲究时间,如甲子每日勾兑、丙子每日磨、五子每日勾兑、庚子每日勾兑、仁子每日包装和地窖储藏,伴以冷水石当地窖储藏等。烧香应该在老太太的房间里,这样药材和剂量就可以根据她的体温和病情进行调整。

半个月后,傅乾山和赵陪着出去赴宴。我知道这是最好的时机,所以我把这几天精心准备的香放进香炉里点燃了。它不是为爱而死,而是紫薯香。卷曲的香烟从展开翅膀的青铜鹤狭长的嘴里缓缓升起。不一会儿,整个房间充满了清爽的味道。

正如我所料,老人脸上布满皱纹的皮肤开始结痂,发出吱吱的声音,就好像那只是她脸上的一层硬壳。渐渐地,她恢复了知觉,睁开眼睛,看见我站在她的窗前,笑得像朵花。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